宁振怀

今天有高兴的事。

『庙前雪』第七章

  日暮。太阳西斜,轻缓地坠进后山。那徒有深橘色泽的泠然光芒也被青墨绿相掩映的群山挡在了身后。绵绵的冷意从层峦叠嶂的山间爬出来,几乎是瞬息之间就融进了茫茫的暮色里。





  在月亮爬上枝头之前,季望秋回到了自己休息的院子里。据小童所说,明日住持便会出关。季望秋对这个能收留鬼修和魔修的住持有了几分兴趣。





  而这北丘山的住持,在传闻中,并不是慈悲为怀,能容异端的人(对正道来说,鬼修魔修是异端)北丘山的伽蓝瞳术很有名,与之相对的,是拥有此术的僧人的名声狼藉。外界传言这位僧人是妖僧,以杀行佛法,不为世人所容。





  而众人对于他那能够杀人于无形的伽蓝瞳术更是虎视眈眈。此间常有人以肃清正道的名头想来攻打北丘山,逼迫那僧人交出伽蓝瞳术。几次之后,庙前血流成河,殷红的色泽满溢在庙前的台阶上。之后,再无人能刻意寻得北丘山。传闻北丘山终年积雪而树木长青,有冬夏相交之景。





  至于那僧人法号为何,在北丘山隐去踪迹后,也逐渐被世人淡忘,后世提前,皆以妖僧一词代之。





  季望秋被这与传闻中不同的北丘山勾起了兴趣。同时也好奇左青橘留在这庙宇的原因。思虑间,入夜了。





  天色黯沉,朗月高悬。屋内的烛火在天黑之前便亮了起来。橘红的烛火跳跃着,在书脊指缝间,留下斑驳的影。





  门缝外渗进橘色的光,一切声音仿若被那光线吞去。季望秋皱眉,又是这样。一到入夜,便有一刻时间门外十分静谧诡异,然后那些僧侣便会去往左青橘的院内和他交谈几句,之后离开,之后一切恢复如常。





  季望秋内视一番,自己的伤已好了大半,便打算推门而出,一探究竟。





  甫一推开门,那股尖锐的杀意便朝面门刺来。季望秋连忙掐诀格挡,又掐了个诀隐匿气息,那尖锐的杀意才如潮水般退去。





  门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季望秋将灵力凝聚指间,对着屋内的一盏烛灯轻轻一勾,那盏烛灯便飞至他手中。






  烛火摇曳,只能照见脚前的寸许方向。聊胜于无吧,季望秋想道。





  季望秋凭着白日的记忆摸索着前进。这庙中的诡异也不知道左青橘又了解多少。这么想着,季望秋按着记忆往左青橘的院子摸去。





  “呼哧——”一阵风把烛火吹熄。眼前的光亮顷刻散去。季望秋这才发现烛身上面烙刻着奇怪的符号,此时那符号正散发着淡青的光。





  “呼哧——”烛火猛地又燃起来,不同的是,烛火变成了蓝色。阴冷的感觉从蜡烛一直传导到季望秋手上。





  一阵冷风瘆瘆地刮过,猛地吹散了浓稠的黑雾。季望秋身后响起零碎而轻缓的脚步声,有人要来了,是那些僧侣。





  季望秋左右看了看,闪身躲到假山后面。四五个僧侣缓步走来。季望秋看见了和屋内截然不同的场景。那些僧侣从僧衣中露出的肢体有些已经发青,有些皮肤已经脱落,只留白骨在上面。   



       


       那些僧衣上面亮着橘色勾连的奇怪符号,似乎是一种封印的咒术。季望秋不太清楚,他仗着自己在琅轩剑阁内比试第一的习剑水平,理论知识没怎么学,更何况是符咒。他也不是符修,也看不出这刻画的是一种封魂的禁咒。季·剑术第一·理论课摸鱼·符咒描摹堪堪及格·望秋:好多奇怪的陌生符号。季·实践学霸·理论学渣·望秋:早知道理论课一定认真上。





  “噗嗤——”蜡烛熄灭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如潮水般涌出,静谧的死寂瞬间褪去了。季望秋再看,那些僧侣却变得正常了。季望秋一时有些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那些僧侣如昨天一样,鱼贯进入了左青橘的院子。季望秋从假山后闪身而出,几个翻身上了左青橘的屋顶,轻车熟路地掀开一片瓦,向下望去。



                                          

作为一名合格的剑修一定要理论和实践都合格哦

下周三见づ (●Θ(工)Θ●)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