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十二

  





晚上九点十六,研究所,方榆办公室






  方榆坐在办公桌后面,庄羽站在室内靠外的玻璃墙前。庄羽看着玻璃外的景色。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和海的边界已经模糊了。海面不时有巨大怪异的影子浮起落下。




  二人都还没有吃晚饭。从来都不是按点吃饭的方榆完全没有意识到应该要去吃饭,一般只有胃饿的抽搐的时候,他才会想起来要吃点东西。即使他不久前才给c-21喂过食。每个实验体喂食的次数和时间间隔都不同。c-21最近处于成长期到成年期的一个过渡中,所以每天规定喂六次。之前幼体期是一天喂两次。




  由于各个课题组吃饭不定点的原因,所以都是直接从研究所的食堂订饭,定点配送。庄羽也不饿,方榆不提,他也无所谓。他们在聊国际科研大会的事情,还有最近军方内部的变动。




  方榆从左手边第三个抽屉里抽出一个亮银色的横版夹板,放到桌面上。银色的夹板放到桌面上,发出轻微地滋呲声,像是触屏连接发出的声音。方榆指尖按上夹板的某一处,“滋呲——”夹板上浮现出蓝色的纹路。方榆双手放上去,根据纹路迅速敲击出一串密码。“滋呲——”蓝色纹路消失,夹板恢复原状。方榆背后的墙面铺展开一片蓝色的纹路。




  方榆站起,手斜搭在椅背上。他偏头看了眼庄羽,有些兴味盎然地说:“庆祝你升少校的礼物,我一直都没有给你。这次刚好有机会,可以亲手给你。”这是他刚刚才想起来的事情,再不送,等科研大会的事情结束,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




  方榆转身,将手掌压在布满蓝色纹路的墙面上的某一处。伴随着“滋呲——”一声,墙面从中间向两边分开,露出里面开阔的空间。方榆做这些丝毫没有避讳庄羽,没有必要。




  里面的空间是外面空间的四分之三。冷白的墙壁上,整整齐齐地排列摆放着各种形状与式样的白色枪械,大部分都是粒子枪,剩下一部分是生物能量枪。毕竟是军方注资的研究所,没有枪械怎么行?房间的最左边有一个两米高,一点五米宽的地方没有摆放任何枪械。方榆走过去把手按上。“滋呲——”一小块儿白色的墙壁向旁边移开,露出一个柜子。柜子分上下两层,上面放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下面挂着两件黑色的研究所制式的衣服。




  方榆取出盒子,按上指纹,“滴滴”盒子应声而开。他把盒子递给庄羽。里面是一把黑色的狙击枪样式的粒子枪。枪械上装填弹药的弹夹处被替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纳米材质的圆柱体,里面装满了橘色的液体。庄羽从里面拿出,手刚一握着枪柄,枪就发出一个机械女声:“指纹已激活,开始解锁,滴滴,成功。”




  方榆向庄羽介绍说:“这是我特意为你研发的远程生物粒子枪。指纹解锁的。而且已经锁定了你的指纹。里面装的橙色液体是某个实验品的血液,在受粒子能冲击后,爆发出巨大的威力,而且不用换弹夹,因为这个实验品血液里的细胞增殖速度非常快,可以自己循环制造血液。绿色环保节能。最后一点,这枪的数据没有上报。”这才是这个礼物需要亲手赠送的真正原因,只有亲手交付才能免除泄露风险。




  庄羽摸着流畅的枪身,饶是他对枪械不赶兴趣,只是把它当成工具,也有点爱不释手了。方榆挑眉,说:“要不要去试试?”




  庄羽应了声。于是方榆从柜子里取出黑色研究服递给他,说:“换上。正好F35暂停了,有空闲的实验室。”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里空闲的实验室专指没有研究员的实验室,并不意味着里面没有实验体。而F35就属于有实验体的空闲实验室。



  庄羽套上研究服后,发现意外的合身。方榆满意地上下打量一番:“上次你定做制服的时候,找你的助手要了一份你的身体数值。想着,研究所成立这么久,总要带你看看,就给你做了两件研究服。现在看来,刚刚好。”




  地下八层,F35实验室门口。




  门边向内镶嵌着一块电子屏幕,上面显示“已暂停”三个字样。方榆把手指按上去。“指纹确认,最高权限,欢迎。数值更改中……已开放。”屏幕随着方榆的操作,显示出F35的身体各项指标,屏幕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黄色字体显示“健康,活跃”。




  庄羽看了眼屏幕里造型怪异巨大丑陋的F35,握紧了枪,不动身色地往方榆前面站了站。“调试完毕,实验体处于健康状况,危险度为轻微黄色。请研究员携带工具再进入实验室。”“滋呲——”屏幕下方向外推出一个置物架,上面竖着卡入了八把白色的长款类似于粒子枪的枪械,不过不同的是,粒子充能的地方放置的是一管绿色溶液。方榆单手提前一把,向后别着。注意到庄羽的视线,他解释道:“绿色溶液是宁恩的血,可以克制F35一会儿。F35的再生能力非常强,非常适合试这把枪。它是唯一的,暂停的,再生能力强的实验体。刚好可以抗住这枪的杀伤力。”早上还对F35喜爱不已的某人,现在拿到一半权限就拿它试枪。




  方榆把枪在手里转了个圈,将枪架在肩上,单手握着,另一只手用指纹刷开了门。




  他们踏进实验室。门迅速地合上。室内光线昏暗,一股海潮味儿混合着浓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血腥味儿。由于F35适合暗光环境,所以室内能见度不高。




  一条巨大的有一个成年人腰那么粗的裹满尖牙的触手朝庄羽的面门甩过来。庄羽抬手,瞄准,射击,整个动作一起呵成,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手中的枪震动了几下,轻微的后坐力传来,显示出其优良的性能。触手从被击中的地方炸开,爆出一团深紫色的血雾。断掉的触手抽搐几下,不动了。顺带一提F35血液是深紫色的。那有断口的触手像是没有痛觉般,毫不停歇地朝庄羽袭来,同时那断口迅速愈合,在伸到庄羽面前时,已经长出了崭新的一段。庄羽这时候才刚刚理解了再生力强是什么意思。




  在那条触手袭向庄羽面门的同时,不知从何处又出现了三条触手朝他卷去。“砰”“砰”“砰”三条触手应声而断,毫不停歇地朝他逼近。一条触手悄无声息地朝方榆的肩上搭去,方榆头也没转,一枪崩掉了。又有两条触手朝他的腿袭来,意图卷走他。方榆抬手,手环扣住枪,机械女声响起“调整模式,子弹强度,两倍。”方榆对着那几条触手连开数枪,高强度的子弹贯穿触手,整条触手炸开,紫色的液体溅得到处都是。




  方榆眯眼,将夜视镜装到枪上,然后双手抓住半抗在肩上的枪,他持枪的姿势并不标准,一看就知道没有经过系统的射击训练,但是从用枪的流畅度,可以显示出他经常使用枪械。常年使用枪械留下的经验,弥补了他姿势不标准所带来误差的不足。方榆左右移动枪械,瞄准了夜视镜里模糊不清的一团巨大的影子,干脆利落地扣动扳机。“嘭——”子弹穿透几条触手的阻拦,打爆了F35一半的头。深紫色的液体炸开,涂满了大半个墙面。在绿色的液体的侵蚀下,断口没有再生,攻击庄羽的触手垂落下去,“啪”地掉在地上。淅淅沥沥的紫色液体滴落的声音连续不断地响起。




  枪械巨大的后坐力,迫使方榆的大半个肩膀发麻,他手腕上包扎好的伤口被震得裂开了。F35被方榆打破了半个脑袋,躲藏在墙角的身躯虚弱的起伏着。被宁恩血液抑制的创口,缓慢地愈合着。庄羽松口气,高度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这才有空隙看清F35的样子。无法用语言形容它的形状,不可名状的无形压迫感扰乱着神经,给庄羽带来无法喘息的错觉。方榆啧了声,从口袋里抽出一个喷雾,喷在庄羽面部,又用袖子把他脸上的血迹擦去,因为方榆没有携带手帕或者纸巾的习惯。




  几乎是瞬间,庄羽感到那种极具危险性的压迫感和窒息感就消失了。方榆边把喷雾放回口袋,边解释道:“F35的血液沾到皮肤上会致幻。擦掉就没事了。”




  庄羽这才真正看清楚了F35的样子。一个巨大的像章鱼脑袋一样布满尖刺和脓疮的肉球像两边裂开,中间残留着绿色的液体,和子弹的灼烧痕迹,上面不规则地镶嵌着十一个半透明的小眼球,无数条沾满尖牙的触手从肉球下面生长而出,那肉球应该是F35的脑袋。脑袋的底部,就像章鱼那样有一个布满无数细小利齿的口腔。口腔里还残留着些许衣物碎片。




  庄羽皱眉,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刚想开口,方榆却抢在那之前开口了:“我们该出去了,F35快长好了。”方榆的眼睛一直盯着F35,时刻观察着它的动向。庄羽闻言把视线转向F35,那个巨大的肉球已经合拢得只剩一条缝隙,触手的断口处已经长出了新嫩的肢节。




  F35的门在二人身后关闭,电子屏幕上的字样又恢复成“已暂停”。方榆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句:“研究所已经向军方申请拨一个小队过来加入F35的研究。”




  庄羽看向方榆,从话语中读出了方榆不想让他插手的意思。方榆边将枪归位边说:“我不喜欢心术不正的研究员。可是研究所实在缺人手。”




  庄羽抿唇,他不认同方榆的观点。他看着方榆,严肃地说:“军方那边实验室靠裙带关系,过来的研究员都有水分,对你不利。”方榆是知道的,那些人可能连操作台上面的操作顺序都会搞错,更遑论他手里这种高危的实验。



  庄羽在枪械上点了几下,只听咔嚓几声,枪械收缩组装成普通粒子枪的模样,只不过枪柄的地方多了一个蓝色的指纹触屏解锁。他把这把特殊的粒子枪别回腰间。



  方榆贴墙站着,单手插兜,从庄羽的话里品出了担忧。他略有些嘲讽地勾唇:“我的研究所里,有水分的研究员,可活不下去。”就凭刚刚用F35试枪这一点来看,方榆说的是真的。刚刚二人都没有穿防护设备,要是二人其中有一个人掉了链子,他们不可能活着出来。如果方榆不知道F35的习性,没有为此做准备,或者是庄羽日常训练的时候偷懒,都不可能在F35面前有活着的余地。要专业素质过硬,理论和实践储备够丰富,才足以应付这些实验体。



  方榆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接起。小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方教授,我给您和庄少校订的饭到了。您记得去办公室吃。”




  方榆应了声,又道了声谢。小王的声音听起来紧张兮兮的,“不用谢我,这是我自己乐意并且自愿为方教授做的事情。方教授为了研究所的工作太辛苦了!”接着电话便被挂断了。小王挂断电话后又攥拳给自己打气,然后又紧张又忐忑地去休息了。



  每个实验室订餐都有不同的偏好,而方榆的偏好就比较……




  庄羽看了眼面前的四菜两汤,分别是圣女果炒黄瓜,猪肝炒菠萝,不知名的黑乎乎一团,怪味毛血旺,苦味海带汤,以及蛤蜊萝卜土豆汤。他记得方榆从前口味不是这样的。




  庄羽瞟了眼看起来吃得很愉快的方榆。他想了半天,有些疑惑的问:“食堂缺资金?”




  “不会,为了保障科研人员的身体健康,我们研究所的菜品一向都是被羡慕的对象。”方榆疑惑地看着庄羽,又夹了一筷子菠萝进碗里。




  庄羽沉默地端起碗,艰难地咽下菜,舌尖被苦得发麻。方榆又给自己捞了碗汤。方榆仰头灌了大半碗汤,发现庄羽好像食欲不振的样子。方榆想了想,劝道:“多吃点。一会儿带你去看看你想要的那一批实验品,我已经给你分门别类的划好了。”研究所没有空闲的供访客住的房间,他们一般都不会在研究所待超过八小时,因为受不了研究所里面满目的冷白和压抑的氛围。因为大家都忙于实验,所以研究所的走廊上十分清冷。




  而且方榆也没打算让庄羽休息。其一是没房间,其二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他看看那批实验体。




  办公室的挂钟指向2这个数字,现在是凌晨两点。




  庄羽和方榆并肩走在过道上,过道两边是一个个分隔开来的大型实验室。实验室门边的电子屏幕上大部分都显示着“实验中”,偶有几个电子屏上显示的是“休息中”。




       这和庄羽想象中,全员休息的研究所并不一样。因为方榆本人喜欢天天和实验体腻在一起,非常热爱非常热衷于实验室,整个人几乎扎进课题组里面。所以他手下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被影响。而且再加上他除了偶尔会拎着助手加班以外,都是自己一个人加班,从不强制性让谁加班,反而强调让大家注意休息,注意身体。这样一来,大家对于泡课题组并不抵触,反而十分积极地想向方榆学习,以他为榜样。




       由于庄羽所待的是军方,所以作息时间是硬性规定,不像方榆这边这么自由散漫。或许这研究所像它主人本身那般自由随性,并不是外人所以为的冷白压抑。不过压抑和激情,并不是处于对立面的情绪。只不过是不同的人看研究所的侧重点不同,它所展露出的样子也不同罢了。万事万物都是多面的立体的,而非平面的单调的。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