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二十四

    



      方榆在水下绑好所有束带的一瞬间,002也启动了控制系统。F35瞬间从张牙舞爪的状态被束缚成一个乖巧的大章鱼的状态。方榆带着身后一众湿漉漉的研究员上了甲板。


  方榆点了点人数,折损了将近七成的研究员,还剩17人。林忆柳说不清是运气好还是什么,也侥幸活了下来。此时看见方榆,眼眶立刻变得湿漉漉起来。


  方榆扫了一眼面前互相搀扶着挨挤着,有气无力的17人。他没什么情绪起伏地说:“欢迎大家加入F35实验室。为了表达对大家的欢迎,以及对大家刚才勇敢地解决问题的态度的嘉奖,我决定亲自下厨,犒劳大家。”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转身就朝着厨房走去。田青黛想拦却放弃了,算了,他开心就好,让他去吧。


  军舰上配备了简易的厨房和一些F35食用的新鲜鱼类。这些鱼类非常新鲜健康好吃有营养。方榆准备了鱼类却没有喂F35,因为F35现在已经是吃饱的状态,所以他们才能享用本该是F35食用的食物。如果事先喂食了F35,它的力量就会更强,更不可控,所以没有喂食。折损的研究员们替代了这些新鲜鱼类的作用,所以幸存的研究员们才能享用它们。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岂不是……嘘,别说出来。


  方榆语调松散地哼着歌,手上熟练地给鱼刮皮去鳞,刨开内胆,取出鱼刺,洗净,裹上天妇罗,下油锅。这些环节都没有问题,但出锅的时候却变成了奇怪的东西。


  关于方榆的厨艺,一直是个谜。田青黛看着桌上奇怪的菜色,筷子停住了。其实吧,方榆的口味,她知道,但是……面前这些,呃,这是什么……


  三盘黑乎乎的东西,两盘黄桃炒鱼片,两盘鸡蛋韭菜炸鱼块,一大碗番茄胡萝卜炖鱼汤,四盘颜色浅淡,看不出是什么的菜,还有一大碗火龙果炖雪梨炖鱼。这些菜,真是令人,一言难尽。


  方榆坐在长方形的冷白桌上,桌上摆放着他刚刚即兴制作的菜品。他深棕色的眼里晕散着还未散去的清浅笑意,日光倾洒进去些许,那深棕色眼眸就像一汪泛起轻微涟漪的海面一般,折射出淡淡的光泽。


  “大家快试试。我的手艺一向不错。”方榆的语调松快,尾音微微上扬,彰显出说话者愉悦的心情。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军方实验室的人贯来会阿谀奉承。他就等着听他们谄媚的话语呢,虽然有时不喜欢觉得恶心,但夸奖他的厨艺还是会令人愉悦呢。因为他的厨艺并不算太好,看着他们强忍不适说出违心的话,所带来的愉悦感,与嘲讽感,还是非常令人期待的。


  田青黛没下筷子。000和002则是等着方榆动筷子之后再动筷。众研究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下筷子。显然是被这种黑暗料理下到了。


  林忆柳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众人都踟蹰不敢动筷子,她知道机会来了。她拿起筷子,冲方榆甜甜一笑:“方教授做了一大桌子好菜真是辛苦了!我闻着就觉得非常地香甜可口。”说完,她率先拿筷子吃了一口芒果,接着又笑容满面地称赞道:“非常好吃!”


  方榆眉梢一挑,并没有受到面前这个少女甜笑的冲击,他对人类完全没有审美性,要他来比的话,还是F35更吸引他,比起这个少女的话。但是眼下,如果还想继续听见更多赞美词的话,就得做点什么了。


  “林忆柳,坐到我旁边来。”方榆面露笑意地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林忆柳眨眨眼,装作惊喜地和那个位置的研究员换了位置,坐在了方榆身边。众研究员见状,纷纷开始夸起方榆的手艺来。赞美之词延绵不断地从他们的口中冒出。方榆唇角勾起,好心情地给林忆柳夹了一块鱼片。


  000和002趁着众人说话的间隙大快朵颐,筷子移动地只能看见残影。他们倒是真的无所谓菜的口味。田青黛额角抽了抽,试探性地塞了一口鱼片进嘴里,好怪,再吃一口,还是很怪,再吃一口……田青黛陷入好怪,再吃一口的循环中。


  事实上,身体素质极佳的庄羽都受不了的方榆的口味,这些研究员们也受不了。上次庄羽回去胃抽搐了一整天,还差点被军医诊断为食物中毒了。更何况这些研究员们。研究员们勉强吃下了饭菜,却因为方榆的怪口味闹了肚子。方榆的手艺当然要迎合他自己的口味。众研究员们肚子一阵翻腾,有些晕船的已经去吐了,有些还在强自忍耐,有些已经开始上吐下泻了。田青黛还好,没吃太多,再加上她偶尔也会和方榆一起吃饭,所以适应良好。000和002完全不会有事,这点事情还难不倒他们。


  林忆柳往方榆旁边靠了靠,想要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方榆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她还想再有什么动作,突然一种被极端危险的生物盯上的感觉从背脊爬上脑海。林忆柳回头看向走廊,那里空无一物。橘金色泽的残影还未消散在方榆深棕色的眼底。林忆柳丝毫不知她逃过一劫。


  军舰打开了自动巡航模式,002得以抽空休息。其实他很乐意于架势军舰,他喜欢在父亲的授意下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价值。不过……他要是一直待在驾驶室,有些事情就看不分明了。父亲不会喜欢那样的。002踱着步子回了休息室。船上一共六间休息室,000和002两人一间,方榆和田青黛各一间,剩下的三间就让那十七人自己分配,反正船今日之内就能返回研究所,只用小憩一下即可。


  船按照固定航线行驶着,不巧地是,需要经过一片被黯沉的乌云笼罩的海面。但他们丝毫没有改变航线的想法,遇见困难,就要迎难而上,不是吗?


  虽然是小型军舰,但是容纳21个人还是可以的,只不过有些拥挤就是了。军舰沉浮在翻滚的波涛之间。波涛与波涛之间就像在打海上排球一般,把军舰像排球一样打来打去。军舰不断在其中颠簸着,一阵比一阵高的浪花怕打着船舱,牵引其下的F35也跟着晃动腕足。


  方榆坐在甲板上,一条腿伸在外面,一条腿曲在身前,大概是半盘腿的样子。雨丝如同针线一般串联着天与海,使得它们本就模糊的边界更加看不真切了。雨丝细密地搭在方榆的身上,带来刺痛感,如针扎。狂风怒号着,想要把这坐在甲板上的青年吹倒。青年的身形晃了晃,却没有因此而倒下。天幕已经是漆黑的,海水也被黯色涂抹。偶有亮白色的闪电闪现,伴随着轰隆的雷声。天与海之间一会儿包裹在黯色里,一会儿被闪电照亮。明明暗暗,振聋发聩。


  橘金的色泽不断闪现在方榆脚下的海面。方榆垂头看着,看不见黯色的海面之下的景色,他的眼眸半阖着,头一点一点地,像是在打瞌睡。他太疲惫了,以至于在这熟悉的暴风雨里,感受到了一种安稳感,他甚至觉得暴风雨是温柔的包容的。研究所的人们常年都与风暴和海潮相伴,此时外人面前觉得危险可怖的暴风雨,在他早已被危险性洗涤的麻木的神经面前,不值一提。真要说的话,还是里面那群军方调来的人更危险,比F35带来的危险更大。


  方榆的眼眸终于不堪重负地合上,他往前,无力地落进海里。橘金色的尾鳍割破海面,将跌落的方榆卷起,c-21把他稳稳地接进怀里。方榆在c-21怀里无意识地蹭了蹭,彻底松懈下来。c-21把下巴搁在方榆头顶蹭了蹭,橘金色的竖瞳满足地眯起,耳鳍向下偏转。它似乎是感受到了方榆潜意识里的依赖,十分满足地收紧了怀抱。它的伴侣越来越依赖它了,相信不久以后,他就会明白他对它而言意味着什么。c-21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为此,它做了不小的推动。c-21轻柔地把方榆抱上甲板,等他睡熟了,才一蹦一蹦地把他抱回休息室。


  ……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蹿进了驾驶室,几分钟之后,又在驾驶室门后探头,左顾右盼,接着小心翼翼地出来。


  “哦哟哟,瞧我发现了什么,一条碍事的小泥鳅。”那人动作僵硬地扭头,看见了靠在驾驶室门边的000。见鬼,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那人忿忿地想。


  000不紧不慢地向那人走过去,那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000的视线扫过他的铭牌“王诩”。000唇角勾起,露出“友好”的笑容:“别怕。只要你给我一点封口费,我不会说出去的。”


  王诩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和实验室的行情一样啊,有封口费就行。他抬起手腕,点开手环问:“你来个价吧!”这种情况,对方要是狮子大开口,也没办法了,只能祈祷家族给他的钱够用吧!


  000把手环靠上去,仍旧笑着说:“不多,五十万。”


  王诩立马给他转了八十万过去,他看着000的眼睛说:“八十万,多给你三十万,希望你的嘴能闭严实了。”


  “当然,我可是守口如瓶的人。”000说着,又靠上了走廊,朝王诩摆摆手,“回见咯,王诩。”


  王诩赶紧急匆匆地跑了。“滴滴滴——警告,警告,巡航系统出现未知故障。”船舱里开始闪烁红色的警报灯。000不由得在心里啧啧称奇这王诩的勇气,王诩到底知不知道在风暴海域里干扰航行系统会发生什么,更何况船下面还绑了危险系数不低的F35。方榆的观点没错,军方实验室的人都是为了争权夺利不计后果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废料的浪费资源的东西。


  走廊红灯闪烁不断,明暗交替的灯光勾勒出靠在其中的一个青年的身影。


  “还要在那里看多久的戏呢,方妈妈?”000一边朝靠在走廊上的方榆那里走去,一边恶趣味地说道。他可不想像002那样喊方榆“父亲”呢。方榆如此优柔寡断,该是母亲角色。


  方榆手上拿着一个剥开的橘子,橘子已经被吃了三分之一。他没有计较000的称呼问题,只是把橘子往前递了递,语调松散地问:“吃吗?”


  000一把夺过橘子,丢进嘴里,然后被酸的直皱眉,说:“这橘子太酸了吧!下次让研究所别再买了。你兜里还有没?都给我吃了吧!”说完他就要过来掏方榆的兜,方榆不带任何意味地看了他一眼。


  “好吧。”000一边作罢,一边怏怏地说,“钱还是和往常一样,投进研究所的项目。你少吃点橘子,太酸了对身体不好。”说完,他就进了驾驶室。


  几分钟后,走廊的警报声停止了,问题被解决了。000走出了驾驶室,在离开之前,硬是从方榆兜里抢了两个橘子走了,美其名曰,让002也尝尝。


  方榆慢吞吞地往休息室走,却在门口看见了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人,林忆柳。


  林忆柳看见他,立马笑意盈盈地说:“方教授,原来您在这儿!”


  方榆没什么情绪地应了声。林忆柳碰了壁却没有放弃,反而锲而不舍地接着说:“方教授,您能带我熟悉熟悉F35吗?我想在进实验室之前,对其中的实验体多了解了解。”


  在研究所,了解实验体的方法中最为推崇的一种就是萧岱主张的那一种。不知道萧岱把研究所都弄成什么样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嗡嗡”萧岱给方榆发了几十张电子档案。方榆扫了几眼,发现是各个课题组研究所的考核成绩。


  “抱歉,下次再带你熟悉。现在我需要查看一些数据。”方榆一边拒绝,一边推门进休息室,接着迅速地合上门。


  林忆柳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榆已经把门关上了。就在门彻底闭合的前一秒,她好像看见一抹橘金的色泽。林忆柳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走了。


  方榆刚关上门,还没来得及查看资料,就被c-21压在了门上。他抬头疑惑地看着c-21,c-21用蹼爪把他的头按进怀里。c-21灵巧地解开他研究服上的两颗口子,露出他白皙颀长的脖颈。方榆被它控制地动弹不得,它轻轻地咬了咬他的脖颈。锋利的牙齿即使是轻微地划过肌肤,也留下了细微的血痕。c-21舔掉溢出的血液,伤痕很快就因为唾液的缘故愈合了。


  “方榆,我不喜欢那个人类。它的血液流速和心脏跳动的频率显示,它不干净。”c-21一边贴着方榆的脸侧说,一边用尾鳍缠紧了他。方榆能感受到c-21的胸腔在震动,c-21喜欢以“说”的方式和他交流。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