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十六

    




清理小队A小队休息室


  002坐在操作台前,一旁的手机屏幕向下扣在台面上。000背靠着操作台,双手抱臂,与002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个休息室是由一个闲置的实验室改装的。当然还是那种有实验体但是暂停了的实验室。同时也是他们六个一起的休息室。他们在这里可以启到监管实验体的作用。


  操作台上放置着一个培养皿,培养皿里面有几滴血液和白色的液体混杂在一起。不断有细小的触须从混杂的液体里冒出构建,不断地堆叠增殖出新生的细胞结构。在那些细胞组织将要冒出培育皿的时候,002抬手浇上一烧杯液体,那些细胞顿时蔫下去,不断地被腐蚀,最后化为一摊粉红色的液体。电脑上各个数值不断被记载分析着。


  “嗡嗡——”手机震动几声,002翻开,上面显示一条不知来源的信息“预祝合作愉快~”“噔噔”一条短信弹出来“个人账户已到账20,000,000。”


  002又把手机翻过去,压下了屏幕。“怎么样?上钩了?”000歪头语调随意地问。


  002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是。目前还不知道……父亲的计划是什么,还不能有下一步动作。”


  “也是。”000赞同地点点头,末了又说:“也不知道军方那些人都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到要贿赂我们清理小队。”


  “而且我们要是不同意,他们肯定还会尝试贿赂其他人。别人可不会像我们一样,没有被收买的立场。只有配合他们,我们才能在这之中拥有主动权。”002一边说着,一边敲了一段数据进电脑里。


  000单手贴上操作台,“滋呲——”一个长方形的银色盒子从操作台上浮起来。000一边从盒子里掏出一个银色的耳钉,一边说:“也是。不过这样一来,研究所又会有新的资金进账了。”


  000拿起耳钉对着耳朵比划了一下,满不在意地说:“依我看,军方那些讨厌的家伙就该直接杀了。可惜,我们的方大教授,并不是严厉的父亲角色,而是优柔寡断,温吞包容的母亲角色。按我说,就该照我们的观点办。”


  002皱眉,不赞同地说:“还是要按照已知并且存在的规则来行事,不然,会扰乱父亲的计划。”


  000嗤笑一声,讽刺地说:“那就看你这次,能不能做到让他满意了。”他比划着捏住圆润的耳垂,把耳钉的尖端对准耳朵,扎入,耳钉混合着他白色的血迹被戴好。


  000摸了摸耳钉,满意地笑了。他从盒子中捏起一个耳钉,问:“你要吗?微型粒子引爆器。”


  “不用。杀伤力太大,有一定几率会损坏研究所的走廊。负十层到负十五层时不时地走廊修缮,已经给父亲带来太多压力了。”002摇头,接着说,“而且我的爆发力足以跟得上实验体,用不上。你也是。”


  000闻言,啧了声,说:“那又如何?这样有特殊情况发生,可以及时应对。”


  002点开了手环,上面浮现出一个立体地图,一个红点在其中闪烁着。他松口气,又关闭了。


  “幸好之前在他身上留了定位,不然我们哪能那么快驰援。”000瞟了一眼,随意地说,“A队其他人因为没我们跑得快,天天抱怨看不到方教授没干劲呢。”说完,000嘴角咧到耳根,散漫地笑了,看起来阴森森的。


  002告诫地看了他一眼:“你最好别太得意忘形,当心被父亲知道。”


  回答他的是000嗤笑的声音。


  ……


  ……


  c-20和c-21一起被导入了观察室。方榆看着c-21好奇地靠近c-20,又围着c-20转圈圈的样子,心里有阵奇异的不适感。方榆抿唇,可能是对c-21具有的占有欲作祟,好想把c-21和那个劣质实验体分开。方榆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想缓解一下心里的不适感。


  观察室此时只有方榆,小王,宁子尧,三个人。实验对接观察只用每个实验室出一个代表就行了。宁子尧的组长和组员趁着这难得空闲出来的时间,一起相约去海面上冲浪放松去了。他们去的冲浪的地方当然也是有实验体的空闲实验海域。那个实验体是类似于章鱼的衍生物,触手和腕足非常多,其击打海面形成的浪花高达二十三点四五米,非常地适合冲浪。那里的安保措施也非常好,实验海域周围建有五十五米高的特殊玻璃高墙,海底四周当然也全部拉了电网,而且清洁小队也有人手在那里驻扎。最棒的是,研究员可以选择开直升机到海域正上方进行跳伞和冲浪的组合式放松。而且这个实验海域一年到头折损其中的研究员屈指可数,是非常安全,适合放松的娱乐场所。因为常年处于一种高压的危险系数过高的环境中,有这么一个项目能够刺激神经,放松心情是很棒的!而且这样还能促进研究员们晒太阳,保持身心健康呢!


  宁子尧此刻仍旧紧张兮兮地盯着c-20和c-21的动向。组长本来想让宁子尧和他们一起去冲浪的,因为有方榆在,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宁子尧更加乐意和c-20待在一起。于是,临走前,组长郑重地拍拍他的肩说:“你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老婆!”


  “我会的!”宁子尧重重点头。c-20是一只雌性鲛人。它的面部是姣美的少女面孔,身体其它地方却完全覆盖了鳞片。但就是如此,也掩盖不了它的面孔美得如同幻象般的事实。这也是他们实验室戏称c-20为老婆的原因。


  宁子尧几乎整个人趴在玻璃上,他生怕c-21伤到自己的“老婆”。c-21有些不爽地一尾鳍拍上宁子尧趴在玻璃上的影子,宁子尧下意识地避开了,并且丝毫没有被吓到。


  c-21隔着玻璃看向方榆,它发出水波震动声:“方榆,方榆,方榆……为什么?”橘金的竖瞳死死锁定着,直勾勾地看着不远不近地站在宁子尧身后的方榆身上。方榆感到一阵凉意从背脊爬上,包裹住整个身体。他的头昏沉了一瞬,又恢复了清明。


  c-20尝试用蓝色的尾巴勾c-21的尾鳍,它想和c-21亲近。宁子尧愤愤地一锤玻璃:“可恶,女孩子不要这么主动啊!‘老婆’,你可得矜持点,不要被这猪拱了!”c-21被c-20的举动惹怒,尾鳍朝后勾起,狠狠地反甩上去。“呲啦——”它的尾鳍把c-20从肩膀到腹部划开了一个大口,蓝色的血液冒出来,它嫌恶地后退。


  一整颗心都挂在c-20身上的宁子尧怒了,他一边跑去拿潜水衣,一边愠怒地说:“好你个c-21不知好歹!”


  宁子尧拿到潜水衣后边跑边穿,嘴里还不停地道:“‘老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我这就来救你了。千万不要有事。不然我们实验室的人要怎么活啊!”看得出情绪十分崩溃,十分激烈。


  小王有些犹疑地说:“方教授,就这样放任他上去真的好吗?鲛人很危险,宁子尧现在的状况不理智。”之前一直觉得方教授实在是对实验体感情太深的小王,看见宁子尧这幅为实验体要死要活的模样,彻底的改观了。原来研究员和实验体之间,感情深厚是很正常的事情。小王如是想。


  方榆看了眼,边哭喊边趁着打开缸面上去的门的同时迅速把束带穿好的宁子尧,对小王说:“萧岱看上的人,从来不差。”说完,方榆朝c-21递了一个告诫的眼神。c-21裂开嘴,念:“方榆。”气泡从它口中冒出,挤压开了水,阻隔了声音的传播。


  c-21一尾鳍把c-20划开后,本来想直接把它当成饵料吃掉的,但是,方榆会不高兴的。c-21收到方榆警告的眼神,乖乖待在原处不动,只是时不时地用尾鳍甩一下宁子尧给他添添堵。宁子尧一入水就扑向c-20,一边欲哭无泪地絮絮叨叨,一边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避过了c-20的攻击,然后熟练地把它捆好。


  小王刚刚应了声,就看见宁子尧潜进去,三下五除二地用束带绑好了c-20,在此期间甚至还能游刃有余地躲开c-21时不时甩过来的尾鳍。上次在晃乱中,潜水服都穿不利索,束带都能系成死结的小王,看着情绪处于崩溃边缘,仍能迅速穿好潜水服,流畅地系上束带,熟练地在水下捆绑好鲛人的宁子尧,流下了弱小无助的泪水:研究所的大家都好厉害……什么时候才能像大家那样呢?这样想着,小王开口问方榆:“方教授,如何才能成为像研究所的大家一样厉害的人呢?”


  方榆闻言把目光从c-21的身上挪到小王身上,接着说:“没关系,有我们在。你只用做自己。”


  小王:QAQ,教授人真的好好,更想努力跟上教授的脚步了。我一定要加油!


  小王第一次遇见方榆的时候,小王还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实习生。他是被研究所以笔试第一破格录取的。他从上大学开始就想进入这所研究所,但是体能监测一直不达标。他给研究所递去的申请屡屡被退回,可他一直没放弃,最后获得了去研究所实习的机会,并在第一轮笔试中获得第一名。因为笔试第一,所以即使体能不合格也没关系。


  时间转回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


  小王匆匆经过走廊,准备把各个实验室需要的食物都带给他们。他因为体能不达标,一直被实验室的大家排斥,当打杂的下手,平时只让他负责采买物资,跑跑腿之类的事情。实际上也和他并不能应对暴躁的实验体有关,再加上又是他们那个实验室唯一的新人,自然就被排于其外了。


  小王急匆匆间,余光瞥到了一个靠坐在走廊墙壁边的身影。青年懒散地盘腿靠坐着,细碎的发丝上还在往下滴着水,身上规整地套着清理小队的队服,花体A的旁边有一个编号“001”。他似乎很疲惫,胸膛的起伏很微弱,看起来就快要睡着了。这可不好,万一睡在走廊,走廊隔间闭合形成通路,会出意外的。


  这样想着,小王上前摇了摇青年的肩膀,很轻易地就摇动了,青年根本没有使力。小王有些焦急地说:“你还是快归队吧!不能这样睡在走廊的,会发生意外的!”


  青年,也就是方榆,缓慢的抬头,半阖的眼睛睁开,有气无力地说:“不用管我。我得罪了田教授,还不能归队。”其实方榆是因为一天损坏了四件研究服,导致没有研究服穿,被田青黛念叨了一天,好不容易歹着机会溜了出来,又因为没有研究服不能接触实验体,而正在颓废。所幸之前给A小队定制队服的时候给自己留了两套。倒不如说是早前方榆想把自己编进清理小队,结果被田青黛爆锤一顿之后放弃了,但还是偷偷给自己定制了清理小队队服……方榆真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他准备这几天混在清理小队里,这样就可以清理小队和实验室两头闪避,防止田青黛再逮着他念。方榆是真的遭不住田青黛的碎碎念。


  小王其实不知道方榆长什么样,只知道研究所里有一个方教授,受人爱戴。小王尝试给方榆打气:“这位001先生,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而沮丧。听说田教授是很好的人,她肯定不会和你斤斤计较的。更何况你们清理小队每次都有很努力地协同处理实验体呢!”


  方榆看着满脸关切的小王,扫了一眼他胸前的铭牌,说:“谢谢你,王同学,我现在感到好多了。一时的失意代表不了什么的。”方榆撑着墙壁站起来,接连制服了三个实验体所带来的身体机能上的不适还是很强烈。再加上被田青黛逮着念叨的精神攻击,他一时之间很难缓过劲来。这三个实验体危险系数都是绿色,制服它们报废了四件研究服。


  小王觉得眼前的方榆站起来的样子很吃力,于是便扶了他一把。小王刚想说点什么,另一个人同样穿着a队制服的,编号为002的人疾跑了过来。


  002一把扯过方榆,语速很快地说:“归队,出勤。去c-03,它又暴动了。”


  002:秉承研究所绿色环保理念。既然穿上队服就是我们中的一员,所以一定要跟队出任务呢!


  本来还缓不过劲儿的方榆立马强制性地提气,竭力压制住所有不适感,反握住002的手肘,好像一下子就重新焕发了活力一般。方榆和002冲去实验室之前,还不忘回头和小王说:“王同学,下次见!”


  小王看着迅速消失在眼前的方榆,就好像看见了一条拖着长长星轨,在耀眼地滑翔的流星般。半响,小王才从中回过神来,眼前的走廊又变得冷寂,映衬得刚才的鲜活仿若幻境。小王不由得暗自在心底期待着,下次与他的见面。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