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今天有高兴的事。

十三

    地下十层


  长而宽的冷白的走廊一直漫延到视野尽头,纵横交错的弯成直角的分支口令人眼花缭乱。要是不熟悉路的人,在这里行走肯定会被逼疯,精神上也受不了。隔音良好的实验室促使走道里只有方榆和庄羽的脚步声。


  “滴滴,滴滴”伴随着声音,走廊的分叉路口开始往下降和墙壁同一材质的白色隔板,一时间,整个交叉路繁多的走道被分隔出了一条固定的同路。他们正好就处于这段同路里面。走廊开始闪烁黄色的灯光,机械女音响起“黄色警告,黄色警告。L11出逃。L11实验室更改走廊权限,请处于其中的研究员做好准备。黄色警告,黄色警告,走廊权限暂时固定为L11实验室权限,请处于其中的研究员做好准备。”


  “滋呲——”白色天花板上安装的类似于烟雾报警器的机器开始向下喷洒烟雾,视线内能见度变低。机械女音再次响起“L11实验室修改走廊温度环境,改善为适宜L11的温度环境。请处于其中研究员注意,请处于其中研究员注意,尽快做好准备,尽快做好准备。L11危险系数为深黄色,注意,注意。”


  方榆看了眼蓄势待发,在眨眼之间就把新枪举在身前的庄羽。他拍拍庄羽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这是我们研究所常规项目。专门用来遛实验组新调过去的研究员的。这可以考察他们对实验体知识的储备与实践技巧的熟练度。同时也是一种轻松的解压技巧,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别紧张,一切都是可控的。”


  方榆说完便把手按在走廊墙壁上,“滋呲”墙壁向外推出一个长而宽的抽屉,里面竖直地卡着不同类型的枪械。这是针对不同实验体笼统装备的一抽屉枪械。由于研究所本质上是军方研究所,所以枪械是必备品。而且实验体绝大多数都难以控制和危险系数高,所以杀伤力巨大的武器是必备品。整个走廊的各个墙壁,都可以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刷开,里面都是针对性杀伤力枪械。非紧急情况,只有最高权限的人才能刷开,或者研究员经过批准后用手环刷开。方榆想了想,根据L11的习性,从隔层扣扣扣,扣出一个棒棒糖。嗯,幸好没丢。


  抽屉在方榆身后自动闭合。方榆边把棒棒糖揣兜里,边走向庄羽,发现他仍旧是那幅戒备样子。方榆无奈地再次,拍拍庄羽的肩膀:“这新枪会把我研究所的墙壁一枪干塌的。友情建议你换粒子枪。L11最危险的不是这方面,而是诱导性。还有,这是研究所的日常项目,你不用紧张。既然放出来了,他们肯定有办法解决的。实在不行,清理小队也不是摆设。”


  庄羽把新枪收起,抽出粒子枪,直直地对准前方。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的轮廓出现在面前的白雾里。庄羽的手握紧枪,对准。方榆压下他的手,眼神示意他不要打草惊蛇。


  小女孩的身影终于从白雾后露出来。她扎着两个羊角辫,脸上爬满了浅绿色的鳞片,眼睛是深绿色竖瞳,嘴巴咧到耳根,里面是细密的尖牙,耳朵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浅绿色耳鳍。她的手脚也全是鳞片,就像一个从鲛人向人类进化失败的失败品一样。这哪是什么小女孩,分明是怪物。这就是L11。。它的身上穿着一件漂漂亮亮的白色蓬蓬裙。它眨巴着眼睛,在方榆面前停下。


  L11双手牵起裙子两角,长长的指甲瞬间划破了裙边,它如小女孩般稚嫩甜美的声音响起:“方叔叔好!冰块叔叔好!”


  恭喜庄羽喜提新称号,冰块叔叔。


  方榆半蹲下身,与L11平视,笑着摸摸它的脑袋,温柔地说:“小一一,早上好!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L11很用力地点点头,就像一般的小女孩那样。L11嘴角裂开,像是在笑:“小一一今天还要和房间里的哥哥们捉迷藏,就不陪方叔叔聊天了!”


  方榆眼睛弯起,里面盈满了星星点点的光,点点头说:“好的,小一一加油哦!”

  方榆温柔的样子,好像散发出了母性光辉。真的很像妈妈……庄羽脑子里冒出了这种诡异的想法,一定是方榆刚才先入为主地说自己是妈妈的原因。

  男妈妈方榆:啧,感觉冰块看我的视线好诡异啊……


  L11抱了方榆一下,就如旋风一般消失在白雾的一头。庄羽的手仍旧按在枪柄上。一个人的脚步声不远不近的响起。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左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年轻男人出现在视线里。许是常年不见光的原因,他的皮肤过于的白皙,透白。方榆甚至会怀疑他有没有得白癜风。他身上穿着和方榆相比样式有细微不同的研究服。


  “哇哦,意外惊喜!”L11实验室的负责人萧岱,也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年轻男人,装作惊喜地说。他是L组的负责人,方榆是c组和D组以及其它缺人的组的负责人。方榆一看这架势就猜到是他的手笔。萧岱最爱遛,啊不,教导自己的研究员。爱之深,责之切,不可两三句就概括出来。


  方榆冷淡地点头,简短地介绍:“庄羽,合作方。萧岱,L组负责人。”二人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萧岱这才把带来厚重感的黑框眼镜摘下,被钝化的锋利感几乎是立刻就让庄羽的手按上了枪柄。萧岱把眼镜挂在研究服上,颇有些漫不经心地说:“L11实验室新加入了一个伙伴,我们正在对他进行考核。”研究所大调子上都很像方榆,所以萧岱具有这种冷锐感也正常。更遑论实验本身就需要足够冷漠和客观。


  萧岱半是抱怨半是开玩笑地看着方榆说:“我们L组可不太轻松,新加入的要是不考核,最后要么跑到别的组里,要么折损掉了。方教授什么时候才能抽空来我们L组帮帮忙?”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宁子尧哭丧着脸出现了。方榆眉梢一挑,说:“这就是你说的新研究员?这不是c-20的宁子尧?”


  萧岱叹了口气,装作同情地说:“我看见这个可怜的孩子,研究服破破烂烂的蹲在L组门口哭。我于心不忍,就收留了他。”


  其实是因为研究服都是定制的,谁也匀不出多的给他,只有等下次才能再定制的宁子尧:……


  宁子尧的怀里抱着五个直径十厘米的棒棒糖。听完萧岱的话之后,宁子尧小声地辩驳:“明明是你强行地把我抓去L组的……”萧岱瞪了宁子尧一眼,宁子尧又不敢做声了。宁子尧不停地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方榆。


  方榆无奈地摇摇头:“宁子尧是我手里的人。平时,你私底下去捞人,我不计较,但你当面?是不是有点过了?”


  萧岱摊手,丝毫没有给面子的意思,说:“除非是方教授你来我们L组,否则的话,就抱歉咯。”


  方榆皱眉,不赞同地说:“宁子尧必须待在c-20,我准备后续让c-21和c-20接触。”


  宁子尧几乎是下意识地问:“方教授,是要让c-21和我老婆交尾吗?”由于c-20是雌性,为了增添实验趣味性,他们实验室一直把它戏称为老婆。宁子尧瞬间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满脸通红地把头埋进棒棒糖堆里。


  方榆想了想,说:“我可以加入,但是宁子尧得回到c组去。”


  萧岱抽出手和方榆握了握,说:“成交!”方榆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宁子尧劫后余生地铺进方榆怀里:“呜呜呜呜方教授,谢谢你救我!呜呜呜呜呜我会以身相许,啊不好好跟着您的。”萧岱可是研究所里出了名的魔鬼,他手底下的研究员都苦不堪言,他们的生活堪称水深火热也不为过。他可不要一直待在L组。而且他明明昨晚才进组,被简单灌输了知识之后,萧岱这个魔鬼开启了考核,真的惨绝人寰。还是方教授的组好,呜呜呜呜从来不会有这种魔鬼考核。



       其实是方榆没空开展罢了。方榆被宁子尧怀里的棒棒糖硌得皱眉,艰难地抽出手,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抚。


  方榆从宁子尧手里抽了一根棒棒糖出来,有规律地轻敲墙面,滴滴哒哒的敲击声响起。L11眨眼间就出现在棒棒糖下方。此时,宁子尧怀里的棒棒糖已经被啃空了,他惊恐地瞪大眼,都没意识到L11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


  L11把一根手指放进嘴里,歪着头看着方榆问:“方叔叔,手里的糖可以给小一一吗?”


  方榆笑眯眯地慢慢把棒棒糖递给它。L11抱着糖就啃了起来,方榆一把抱住它,轻声说:“方叔叔抓到小一一了。”


  L11把头靠在方榆肩上发出呜噜呜噜声。或许有人会觉得方榆对这些实验体有种天生的亲和力,实际上是他对实验体发自内心的温和与喜爱吸引着它们靠近。动物的直觉是敏锐的,方榆和那些研究员给它们的感觉不一样,因为方榆是真的喜欢它们。它们厌倦实验室研究员的冷漠,趋自本能的靠近方榆。


  L11张大嘴咬上方榆的肩膀,竖瞳一瞬不瞬地盯着方榆,观察着他的情绪。要是方榆一有害怕退缩的情绪L11就会把他的肩膀咬掉。方榆仍旧温和地摸着L11的头,说:“乖,松开,叔叔这里还有糖,跟叔叔回实验室好不好?”


  L11把尖牙收起,舔了舔方榆的研究服。方榆的研究服被它分叉带刺的舌尖刮得沙沙响。L11乖巧的把手塞进方榆手心,尖锐的指甲小心地收缩起来,生怕划伤了他。方榆从口袋里掏出那根小小的棒棒糖递给它,它捏着,乖巧地舔舐着。


  萧岱朝方榆比了个请的手势。方榆牵着L11走向了这里唯一的通路。


  “检测到L11归位,警报解除,取消L11实验室走廊权限。正在抽调最近的清理小队。”走廊里的隔板全部升上去,一切恢复原样。白雾也很快散尽了。几乎是白雾散去的瞬间,清理小队便抵达了。不出意料的话,负责L组的是C支队。



     C支队六人小队出现在走廊里。C支队的制服和A支队一样,不过绣字母的地方是C的花体。不过由于长期做得工作不同,和A支队配备的工具也不同。C组配备的是一应扫地拖地除尘等等的清洁设备。因为L组自己可以控制实验体,所以清理小队负责的地方就只用是清理。还有L组实验体体积都不像方榆手底下那些实验体体积那么庞大的原因在里面。


  萧岱留在了L11实验室。萧岱已经把眼镜戴上了,钝感遮掩了他的锐利。他笑眯眯地和方榆说:“方教授,再次欢迎你加入L组。相信我们日后会配合得很愉快的。”方榆点头,总感觉眼前的萧岱像只笑眯眯的狐狸。


  L11把脸压在玻璃上,恋恋不舍地望着方榆:“方叔叔下次来也要陪小一一玩哦!”


  方榆眉眼弯起,朝L11挥手告别:“嗯,下次也会陪小一一玩的!”


  宁子尧忐忑地跟在方榆身后,生怕萧岱再开口把他给扣下去。方榆注意到了身后的小尾巴,他转头对宁子尧说:“你可以回去了。研究服的事,我会让小王把我的那套分给你的。”


  宁子尧感激地点点头,三步一回头地小跑着走了。他要尽快开始c-20的测试了,争取老婆能配得上c-21。呜呜呜呜方教授真是个好人!以后谁说方教授的坏话我就第一个冲出来打他!


  ……


  ……


  方榆领着庄羽走了一段转来转去的路,在彻底把自己转晕之前,用手环刷开了一扇门。几乎所有实验室的设计都是一个巨大的缸加操作台加小隔间休息室的式样。区别只是在缸的深浅和实验室内人为调控的温度环境,湿度环境不同罢了。



       缸的深浅分为一百五十米,一百七十五米,两百二十五米,两百七十五米和三百米,对精度有要求的实验室可以自行定制。缸的旁边有一个可以上去的平台,平台设计和c-21的差不多,也是用一个隔间隔开。不过门上用的是指纹解锁。除了方榆自己用的是虹膜解锁以外,大家基本上爱用指纹。因为比较方便快捷,再加上大型实验体有一定概率会在虹膜解锁的时候把研究员眼珠子扣出来,或者是把他脑子开瓢。所以大型实验体实验室也用的是指纹。


       方榆用虹膜的实验室屈指可数。实验室内没有开灯,鱼缸里面的水散发着蓝色的光泽。细看下去那些并不是水的颜色,而是里面漂浮的细小的灯塔水母在发光。


  在这堆积密集得已经成为溶液的灯塔水母中,一个轮廓模糊的身影,影影倬倬的。庄羽瞬间感觉到了危险性,他记得门口的电子屏幕里的危险等级是绿色。绿色是正常的危险等级,而黄色危险等级比绿色要低。


  方榆注意到庄羽的举动,调笑着说:“好歹尊重一下我研究所的安全性吧!这里安全指数可比你们军方内部系统安全指数高多了。而且实验体暴动都能看出端倪,人还要细看,少不留神就……实验体可比他们危险性低多了。”


  方榆安抚性地拍拍庄羽按在枪上的手,庄羽慢慢把手松开。


  方榆单手撑上玻璃壁,接着说:“这是你要的那一批里最好的一个。”

评论

热度(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