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二十一

    





上午八点半,公海


  一只冷白色的小型军舰在海面上不疾不徐地前行着。方榆松散地靠坐在甲板上,双腿盘起。田青黛斜靠着舱门,单手插兜,看着前方蔚蓝的海面。000和002在里面待着,一个在开船,一个在调试设备,记录数据。这艘小型军舰是研究所自己研发的,里面配有完备的枪械设施和实验室的采样设备,就像是一个小型的海上实验室一般。


  海风轻柔地吹拂起田青黛脸侧的发丝,她看着眼前碧蓝无垠的天空与蔚蓝无边的海面,不由得感叹道:“方榆,只要你能放弃掉这些艰难的深海课题,转入军方的枪械或者人造人计划,就能比现在要轻松很多。”方榆在研制军械方面很有天赋,包括陆生课题。这也是军方一直想要他加入那些研究的原因。研究所的军用设备大部分都是方榆带队自行研发的,因为是军方研究所,所以研究所研究枪械等武器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方榆还会把研制出来的枪械配方暗地里卖给军方其他的课题组,让他们假装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交上去,他则从中抽取佣金。这样既能把他们把握在手中,也能赚取大笔资金。


  方榆抬手遮住眉眼,望着碧蓝如洗的天际,略微惬意地感叹:“是啊。只要我放弃我的理想,和他们同流合污,日子会轻松惬意很多。谁不喜欢坐坐办公室,划划水就能有钱进账的工作。”


  “可是那样就不是你了。即使你的理想要你为之付出生命,你也不会放弃的。你有时候真的执着的异乎寻常。”田青黛边说着边把耳侧飘逸的碎发别到耳后。


  方榆调整了一下坐姿,回答道:“实现理想的路途总是艰难的。要是轻易就实现了,反倒不真实。越是艰难越是身陷囹吾,我就越觉得自己的坚持是对的。”追寻理想就像在一片沼泽地上行走,而理想是那头顶的月亮,一味地仰头追寻,一不留神就会深陷沼泽动弹不得,可是不断挣扎不断追寻,正是走上这段路的意义。越是有阻挠越是说明所做所走的路是正确的,不是吗?那些人陷进去了,走不上去,害怕你抵达,就会拼命来撕扯你,但那样反而会加剧他们自己的下坠。


  “有些时候不得不承认,你对理想真是有一种烂漫的天真啊!这可和你严谨的学术态度不同。”一抹笑意随着田青黛的话语浮上她的脸颊,“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乐意跟随你一起去追寻你那遥遥无踪的理想。”


  方榆轻笑一声,算作回应。c-21跟随着军舰游着,橘金的尾鳍不断在海面浮起又沉下,引得海豚也跟随着船跳跃。不过那些海豚很快就被c-21塞进了肚子。军舰的下方,有五十九根特殊材质的白色束带分别绑着五十九条带有尖牙触手,触手下方是一个长有十一只半透明的细小眼睛布满疣点和脓疮的大肉瘤一般的脑袋,这是F35。


  他们今天是去接军方抽调过来的F35的研究员的,顺便带F35出来透透气,在公海上溜一圈。至于为什么非要在公海这种信息透明化海域溜圈,自然是为了之后的国际科研大会做准备 ,给他国施加压力,毕竟J国有丧尸军团这个砝码在手,他们W国也不能被比下去 。这样一来,国际科研大会的话语权会导向他和方怀远这边。


  方榆本来是想直接把研究员们接回实验室,直接丢F35面前不管的。但是田青黛想在外面就考核一下他们的水平。方榆采取了她的意见,尽管他们都知道结果会不尽人意。临走之前,方榆把c-21也带出来了,免得它找不到他,跑丢了。不过000和002执意要跟过来,正好也需要有人开船和操作设备,秉承研究所绿色节能理念,方榆愉快地同意了。而且方榆手头还有些课题要处理,就把小王留下了。方榆也不想让小王见识今天的场面,不适合,他只想这个助手能够安心研究,他不想这小助手看见太过震撼的场面而大受打击。毕竟研究所秉承绿色节能理念。顺便一提,方榆和田青黛外出的时候,研究所归萧岱代管。方榆走之前看见萧岱抽调了所有A小队的人,更改了走廊导向。看来萧岱是准备让大家都好好体会一下常规项目。


  时间拨回七点一刻


  方榆和田青黛并肩站在F35实验室门前。方榆照例从门边的抽屉里提出一把粒子枪,单手抗在肩上。田青黛看着他随意的姿势不由得吐槽了一下:“每次看你拿枪都觉得好别扭,姿势一点都不标准。”


  方榆一边检测枪械一边说:“我和你不同,没受过枪械训练,不是从军方那边的大学转过来的。不要对我一个搞实验的有太高的军部要求。”


  田青黛闻言感叹了一句:“不过你使得很不错,如果不是姿势太随意,我简直要以为你参加过军部实测。”


  方榆开始调试实验室门口的屏幕,接着扭头对田青黛说:“你就在外面等我,我先把它控制住,一会儿你再进来给它绑束带。”


  田青黛点头,从另一侧的墙壁滑出的抽屉里取出五十九根特制的白色束带,低头看表,准备二十五分钟后再进去。方榆闪身进了实验室。


  “嘭——”“嘭——”实验室响起将近六十声枪响,不过声音被良好的隔音材质拦在室内。田青黛低头看表,二十五分钟一到,也迅速闪身进了实验室。没等方榆发话,她就迅速地跳上F35崩裂得只剩一小半的大脑袋,手上不停地给它各个触手捆上束带。等束带捆好之后,她才有空闲看眼前的场景。


  方榆单手扛枪靠在墙边。F35的一部分触手整个炸开,一部分触手整个断掉,它的大半个脑袋都被打掉了,滚到了方榆的脚边。它深紫色的血液如泼墨的油彩画般大片大片地沾染着墙壁和地面。方榆白色的研究服被深紫色泼满了,此时还在往下滴滴答答地流淌着深紫色。他深棕色的眼眸半阖着,胸膛以一种略快的速度起伏着,晶莹的汗珠从他的额角跌落。


  田青黛朝方榆示意道:“弄完了。你这样处理F35算不算暴力拆卸?”


  方榆扬了扬下颚,懒散地回道:“这只能算暴力装载。省时省力。绿色节能。”


  时间转回现在


  军舰不疾不徐地在公海上溜了一圈。其间c-21一会儿抓一条鱼,塞嘴里,一会儿又潜进去好一会儿才冒头,丢给方榆几个大章鱼和几个小水母,还有一些碎块状的海蜇皮。


  c-21尾鳍末端压在甲板上,腰部使力,翻上了甲板。方榆一腿盘着,一腿伸着,脚尖轻点海面,在上面带起细小的划痕。方榆被c-21丢过来的海鲜塞了满怀。c-21把他揽进怀里,尾鳍卷着他轻点海面的腿,力度不重却也带来撕扯裤腿的紧绷感。


  c-21把海鲜往方榆怀里按,它吐出几口海水,咳了几声,将声带充入空气,凑到方榆耳边说:“方榆,吃。”


  方榆把缠住自己铭牌的章鱼腕足扯下来,看了看c-21写满期待的橘金竖瞳,又看了看苍白透明的章鱼,胃条件反射地抽搐几下。他爱怜地摸摸它的头,深金色的发丝勾缠在他的指间,带来湿漉漉的滑腻触感。方榆尝试把章鱼头塞进嘴里,被瞟到眼前这一幕的田青黛伸手打掉了。


  “别太纵容它了,方榆,你这算溺爱。”田青黛忽视c-21充满敌视的目光,抬手打掉了方榆凑到嘴边的章鱼头。c-21橘金的竖瞳锁定田青黛,喉咙里发出水波震动声。田青黛警惕地后退半步,身躯微微前倾,腹部绷紧,腿部蓄力,插在兜里的手捏住了一支试剂,一幅蓄势待发的样子。


  一只手从怀里伸上来,c-21的眼睛被方榆捂住了。“c-21,别看。”方榆凑在它耳边说。这样一来,方榆就彻底被它圈进了怀里。c-21用蹼爪把方榆扣住,下巴搁进方榆的颈窝,收紧了手臂。方榆怀里的海鲜不出意外地被挤烂了,滑腻腻的肉泥顺着他的研究服滑下去。方榆一瞬间就感受到了呼吸困难,c-21抱的实在是过于紧了。方榆半天喘不出一口气,氧气的减少使得他的脸色逐渐涨红。


  c-21察觉到怀里人类的胸膛起伏逐渐减弱,它凑过去看,发现方榆快被它勒的缺氧性休克了。c-21赶忙松手,自己的伴侣如此脆弱真是令它担心,他能否承接得住自己。方榆大口喘气,半天缓不过来。


  田青黛对方榆和实验体的亲密接触见怪不怪了。她对实验体有些时候也无法自控,大概率是被方榆感染了。她犹记得方榆那天课题结束,拎着实验体的两只腕足跳了一晚上舞的事情。她丝毫不怀疑他对实验体的热情,也丝毫品不出其中的怪异。方榆也是如此,他从不觉得这种过密接触意味着什么。由始至终,他一直把c-21当成实验体而无限纵容而已。


  “方教授,要再次核对一下剧本吗?”000调试完设备,从船舱里走出来。边说着,他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5*5cm的正方形粒子板。他把它捏在两指之间,指肚按压,粒子板闪烁一下,上面出现了一大段文字。


  田青黛也把视线转向方榆。002也把驾驶模式调整成了自动巡航模式。方榆应了声,向后靠在c-21怀里,c-21的蹼爪环住了他的腰。


  “方教授,控制系统出了问题。”002一边从里面走出来,一边毫无感情的念台词。


  000双手抱臂斜靠门内侧,接着道:“束带打开了一半,这可怎么办!方教授!”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惊恐万状。


  方榆把手盖住眼睛,语调松散地接:“F35的危险性很强,必须要捆好束带。”说着他慢吞吞撑起来。当他放下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凝重而严肃。于是他接着说:“事态紧急,我们必须尽快控制住F35。”


  田青黛赞同地点点头说道:“还请诸位研究员共同协助我们,日后大家也都是要进F35实验室的。这次就权当预先体验。”言毕,她从口袋里夹出同样的粒子板看了眼上面的文字,确认自己表达无误。


  这是田青黛和方榆两人商榷之后的结果。他们要从接到这批研究员开始就考核,想要检测一下研究员们的专业知识水平和随机应变能力。这个剧本也是他们推测出的比较和缓的剧本。其中田青黛提出的三个过激的剧本都被方榆毙了。这个最终定稿还是他们一起改的。


  000和002对完台词后就又进了船舷。000需要再确认几遍设备,和勘测F35的各项数值。002乐忠于自己开船,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比自动模式可靠。方榆对此表示认同。


  方榆站在船头,感受着拂面的海风。海风拂面带来海水的咸腥味和潮湿的难以描述的奇怪味道,以及一丝橘子味道……方榆偏头看了眼,在他站定后,立马用尾鳍圈住他的腿的c-21。c-21橘金的竖瞳直直地看着他,耳鳍偏转,橘金色泽的尾鳍末端轻微回扣,小心地剐蹭着他的裤腿。


  棉白的云叠加在蔚蓝无垠的天际,海鸥在如海浪般连绵起伏的云之间浮沉翱翔,宛如穿梭在浪花里的鱼般。湛蓝的海面一直延展到视线尽头,海天的边界逐渐模糊不清了。湛蓝如一层浮沫般铺在海面,底下是黯色深沉的蓝,层叠着,掩映着,宛如不断交叠起伏的蓝色渐变画谱一般。这时,一抹突兀的墨绿色闪现了一瞬。


  c-21的尾鳍仍旧虚虚地环着,而中间那个本该站着方榆的地方却不见了人影。它沉闷地用尾鳍拍打着海面,发泄心中的郁闷。田青黛眼睛一扫,了然了,却还是慢条斯理地抽出枪械,组装成狙击枪的样式,卧倒,聚焦,瞄准海面之下的墨绿色,防止异变。


  方榆在视线捕捉到那墨绿色的一瞬,跳进海里,游了过去,灵活地宛如一尾灵巧的鱼儿。这是一只长满墨绿色鳞片的有巨大尖牙的海豚类似物。方榆现在正牢牢地骑在它背上。他两手抓住它的鳍,摸索着,终于在它腹部摸到了一条光滑柔顺的缎带,他把缎带抽出来,是一条鲜红色的包装礼物用的绸带。


  这绝对不是研究所的实验体,研究所的所有实验体是何种样子,方榆再清楚不过。这种实验体,研究所还没有开始深度研究,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成品。更何况这实验体看起来状态,十分奇怪,有蹊跷。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