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二十二

    





       红绸缎带被方榆抽了出来,里面包着一张装饰精致的邀请函。靛蓝的底,银色纺线勾边,银白的花体字“邀请函”映在中央,旁边边角处有一棵小小的勾勒精致的树。树干是白色的,树叶像鱼鳞一样被画的人一片片拢上去。和方榆家乡的树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般。


  方榆眉梢一挑,展开邀请函。就在他展开邀请函的同时,三根束带不知从这实验体的何处冒出,捆在了方榆的腰腹,迫使他靠近实验体。“滋呲”一层薄薄的粒子罩层从实验体的腹部延展开来,直至完全包裹住方榆全身。这是一种防护罩,可以减缓大部分冲击与阻力。可想而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咔嚓”机械齿轮归位的声音。方榆这才注意到,这实验体不是真正的实验体,而是仿生机械。邀请函展开后,方怀远的身影出现在上面,是一个视频。视频在邀请函展开后开始播放,与此同时,实验体向海面下冲去。


  方怀远穿着纯白的研究服,坐姿严谨地坐在一张宽大的棕木桌子后。他的表情一改以往的不正经,变为了严肃和认真。这是一种官方的态度,看来是要说很正经的事情了。方怀远处于一个略显空旷的类似于办公室的房间,他背后是透明的填充了蓝色液体的玻璃,像是海洋馆那样的样式。除此之外,他的左手边竖了一个棱角分明的书柜,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一些与人类课题相关的书籍。


  方怀远两手摆放在桌面上,双手相扣,目光平直冷静地穿透了屏幕,直抵方榆面前。“我是方怀远,我代表J国诚挚邀请W国科学家参加本次科研大会。希望方榆教授能够有空闲代表W国出席此次会议。……”方怀远的声音冷然严肃,要不是方榆了解他,还真就会被他给唬住。不过官方的邀请确实需要严肃以对,确实是很严肃,必须认真的事情。


  在方榆把视线集中于邀请函之时,实验体已经从海面俯冲进了深海,具体多少深度,压强多少千帕,他不清楚。不过四周已经黯淡无光了只有防护罩散发淡淡的荧光,甚至于防护罩都因为压强和冲击力出现细小的裂纹。不过很快,实验体又往海面冲去,整个过程甚至没有停顿,可见机械的轨道容性非常好,这需要测试实验很多次才能达成这样。


  实验体带着方榆不停歇地穿梭冲刺在深海与海面之间,不断地颠簸翻腾,就像海下过山车一般,不过是开到一种极端状态的不计后果的过山车。因为,防护罩上面的裂纹在以一种缓慢却致命的速度蔓延着,方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防护罩破裂,他大概率会被巨大的海下压强挤成肉酱,甚至不能发出任何反抗。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当你想要尽可能地靠近探索有关大自然的真相时,你就必须要承担与之相对应的危险和代价。甚至于,大多数时候,这些危险和代价都是可见的,但你无可避免,也控制不了结果,你只能在那之前尽可能的防止。


  “咯噔”实验体攀上了海面,防护罩承受不住般碎裂,全部掉入海面。此时,方怀远的视频也已经到了尾声,“最后,我为方榆教授献上了一份礼物,聊表心意。”视频结束了。方怀远的身影消失在邀请函上。方榆一手捏着邀请函,一手搂着实验体的腹部。他直觉那礼物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视频结束的同时,失去了防护罩的实验体向海里冲去。方榆当机立断地丢掉邀请函,指尖按上脸侧“滋呲”氧气面罩覆盖住了他的整个面部。开什么玩笑,不戴氧气面罩和防护进深海,必死无疑。巨大的冲击力直击方榆,几乎要把他推下实验体。氧气面罩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出现了裂纹,看起来即将破裂了。三条束带牢牢地捆绑固定着他。


  方榆被巨大的冲击力砸的半响缓不过劲儿来。他在极端的动态视力中寻找平衡,好像需要很久,但其实只是过了几秒。不过这几秒足以致命,他必须要尽快反应过来,应对突发情况,这是他作为大型海洋生物研究员在深海里必须的素质。对方榆来说,是他必须要掌握的基本素质。为的就是能够应对实验体发狂,在深海里攻击他的突发状况。当他终于能看清前方的海域时,瞳孔骤缩。


  该死的方怀远,他真是个疯子!视线能抵达的极限地方,可以看见一丛丛向上不断延展地被不断挤压之后不断愈合的人手,那些手的皮肤都是破裂的,指甲是黑色的细长而尖利。那显然不是人类,再结合方怀远的研究课题,那到底是什么不言而喻。是丧尸。数不清数量的密密麻麻的丧尸群被十一根锁链交缠捆绑,拦截在具有一定深度的海下,液压很大程度地限制了它们的移动,以至于它们可以被这种粒子锁链给捆绑住。


  黯色与深蓝交缠层叠的海中,身体具有不同程度泡发与腐烂的丧尸们不断向上伸着手,渴望的眼神全部汇聚在一个骑在海豚类似物上极剧靠近的青年身上。青年身上穿着纯白的研究服,氧气面罩的裂纹爬满整个面部,看样子马上就要破裂了。那海豚类似物身上遍布着深绿色的鳞片,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从远处看就像一个黯淡的小绿点。不过在这光线极少进入的海里,也足够亮堂了。足够吸引一些暗光生物,不过那些海里本来的原住民们,似乎在顾忌什么,而不敢靠近,只能在外面不远不近地围了一圈。


  方榆估量了一下,以这个速度冲击下去,他的氧气面罩会破,粒子条会被冲断。而且那种冲击力之下,研究服肯定撑不住,研究服一损毁,自己就会被液压挤扁,接着下面的丧尸会像争食的鱼儿一样争先恐后地撕咬他,接着自己就会感染丧尸病毒。这就是方怀远所谓的礼物。他总是乐忠于给自己“惊喜”,他知道自己今天前行的路线,提前铺设好了这一切,军方有J国的走狗。


  方榆从腰间抽出粒子刀,反手一挑,锐利的刀割开了他身上的束带,但是这在巨大的冲力下没用。他仍旧被压力扣在实验体背上。方榆用腿肚子勒住实验体尾部,手挽了一个翻花,一刀砍掉了实验体的头部。变故发生在须臾之间,实验体的头部裹挟着力道向前冲去,而它剩下的部分却稳稳地停住。实验体头部被砍去,露出里面的机械断口,可以从中看见齿轮和一些零件。方榆看见它的腹腔中有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盒子,他把它揣进兜里。


  方榆在实验体的背上竭力地喘气,努力把身体状态调整至目前限度下的最佳。“嘭噔——”粒子锁链被实验体的头部撞开,十一根锁链应声而断,一些细小的起泡浮了上来。方榆毫不犹豫地一蹬双腿,向上游去,没有回头。


  在他身后,无数的丧尸冲破束缚,向上游着,他周围的那些海洋生物蜂拥而上,却小心地避开了他,冲向丧尸群。一时间,各式各样的咀嚼声响起,那些声音透过海水,传导交汇,奏合成奇怪的乐章。


  ……


  c-21耳鳍向下偏转几下,橘金的竖瞳锁定了海面下的某处。它唇齿开合,发出水波震动声。海底那些簇拥争食的海洋生物停顿了一瞬,接着又继续起来。


  “噗次——”c-21跃入水面,带起细小的水花。橘金色在海里极速地闪烁着。c-21甩动尾鳍,不断靠近着。


  “哗啦——”方榆被c-21一尾鳍甩上甲板。他全身湿透了,淅淅沥沥地往下渗水。他伏在地面上,半天起不来,只能勉强地喘气,脸色苍白,看起来刚刚遭受了一些极端耗费精力的事情。田青黛走过去,想扶起他,突然感受到一阵充满杀意的视线,她下意识后退,按枪,并看向杀意来源。


  c-21瞪视着田青黛,尾鳍撑在方榆背后,虚环着他的背,一只蹼爪轻轻地抓着方榆的肩,俨然一副保护的姿态。田青黛放松戒备,又靠回舱门上,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怎么回事?是方怀远?”田青黛等方榆缓过来才问道。


  方榆在c-21的协助下,撑了起来,盘腿坐着,被c-21用蹼爪半圈半靠在它的怀里。c-21让他的头紧贴自己,下巴在他的头顶眷恋地蹭了蹭,满足地眯起眼。


  方榆有气无力地应了声。接着他说:“方怀远给我发了正式的邀请函。”方榆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红色的正方体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粉红豹豹的钥匙扣。所以,这才是礼物。方怀远预判了他的预判,方怀远确定他会在那种情况下,切开实验体的头部。方榆取出粉红豹豹钥匙扣,唇角勾起来。钥匙扣拿出来后,露出底下的一个小粒子片。他捏起粒子片,这是一种小型的,方便储存的电子档案袋,只有拇指大型,轻轻一捏就能看见里面的文件。这是时下最受欢迎的档案袋存储形式。


  “滋呲——”电子档案在方榆眼前出现。方榆眼底的淡淡笑意在看见这档案的内容后消失了。这是F35的档案,而且这些数值都是田青黛为了从军方调人而填写的。这些数值并不是最新数据,但也属于机密。现在方怀远,这个别国的科学家却知道了。方怀远一直在明里暗里地提示他,军方有奸细,不,或许说是嘲讽。方怀远根本看不上那随便就能被收买的人,一边利用还一边把这个消息透露出来,为的就是搅乱他国内部。不过方榆认为方怀远是因为不屑,他根本就瞧不起那些走狗,只不过,可能他的研究理念里面也包含了绿色节能理念,所以他才会废物利用。这和方榆一直在各个会议上强调的研究所绿色节能理念的态度有关。


  


  “军方有奸细。今天这个装置不可能一两天就装载完成。知道我们动向的只有军方。”方榆说着,把手上的小粒子板扔给田青黛,“F35的资料,是你交给军方用来调人的那个。”


  田青黛接住,看了后皱眉:“方怀远怎么会有这个?这可是机密文件,要的权限很高。”说完,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她和方榆对视一眼,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他们没有说出来,隔墙有耳,现在还不是时候。


  方榆在c-21的搀扶下起身,准备去换身衣服。田青黛扫了他一眼,问:“研究服没坏吧?没记错的话,你这个月研究服的报废数量已经到上限了,接下来,就是额外的价钱了。”


  方榆眨眨眼,有些心虚地说道:“没有坏,质量这么好怎么会坏呢。哈哈,我去冲个凉,拾掇拾掇。”不是让小王虚报一下研究服的报废数吗?方榆边想边看了眼田青黛,他是真的担心再被她抓着念叨。田青黛哪儿都好,就是嘴太碎了,一念叨起来没完,平时倒是还好,要是一开始念叨,就……


  方榆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田青黛,便向船舱中走去,准备冲冲凉,歇一会儿,毕竟一会儿还得接研究员呢。而且按照他们编导的剧本,接下来可是会很辛苦。估计得没错的话,方怀远的丧尸病毒的感染接口只能和人类细胞接上,那那些分食了丧尸的鱼类应该不会感染。毕竟方怀远的一切仅针对人类研究。要是感染了深海鱼类,在海里扩散,不知道是研究所的实验体强于丧尸病毒,还是丧尸病毒强于实验体。不过方怀远不止一次在研究所负责的边际海域投放过丧尸病毒,那些边际巡游的实验体吞噬了  ,也没有发生变异。看来,这次科研大会,是必去不可了。


  c-21用尾鳍站立,一跳一跳地跟在方榆身后,他看着它费力又努力的样子,心情不由得变好。方榆揽过c-21的腰,把它打横抱起,它的尾鳍自然而然地虚环住他的腿。c-21顺势用蹼爪揽住方榆的肩,轻轻地贴上去。


  田青黛不由得感叹方榆和c-21的关系,也只有方榆才能这么自然而心无芥蒂地和实验体靠近和接触了。看起来,他和他的实验体相处的不错。也不知道这次,需不需要解剖实验体。这么想着,田青黛的眼睛微眯起来,不过那也与她无关,还是把精力放在接下来的事情上。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