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二十八

  幻象持续中.......





  浓重的血腥味拉扯着梁惇的神经。殷红冷白交缠的尸体逐渐融化,铺陈成了冷白的骨架。数不清的骨架堆叠,垒成高高的塔,方榆坐在顶端,而他陷在塔底。颇有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样子。





  是的,对于梁惇来说,方榆的实验成果堆砌的是数不清的尸体,是难以计数的人命交织而成的。但他显然忘了方榆并不参与人类研究,他只是潜意识认为方榆和军方实验室的那些没人性的科研人员一般。这是梁惇的思维误区,方榆可从来不是那样的人。





  视角切到方榆这边





  方榆眼前c-21的面容轮廓淡去,显出梁惇的面容来。方榆看着梁惇骤缩的瞳孔,唇角勾起,看来梁惇潜意识里就把他放在对立面。要把梁惇的立场掰过来,也行,或者……抹除他?到底哪一个更具有价值?生存或是死亡?





  切回梁惇




  梁惇不得不仰头看着方榆,方榆深棕色眼眸半阖,向下散漫地凝视着他。方榆打了个响指,场景变换。所有的尸山血海在一瞬间如水般溶化褪色。他们二人的距离仍未因幻象的转化而消失。大抵是因为方榆给梁惇的那种散漫的印象太深的缘故。





  湛蓝色一下子涌进了他们二人之间。湛蓝色逐渐转化成深蓝色,接着沉底。冷白的柱子以一个违背几何结构的方式撑起,支撑起了一个冷白的宫殿。





  方榆单手撑腮,手上殷红苹果的缺口由红转白,露出里面浅绿色的鳞片。与此同时,浅绿色的鳞片沿着他的脖颈往上攀爬,很快就覆盖住了他的半张面孔。苹果殷红的表皮转变成水红色鳞片。方榆脸上的鳞片由浅绿色变深,慢慢转变成深蓝色。





  梁惇看着眼前这一切,屏住了呼吸。虽说他清楚的知道这是幻境,可他还是不免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方榆托腮的手从手腕处覆盖了深蓝色的鳞片,手彻底变为蹼爪,轻轻地撑着脸。或许力度重一点,脸颊便会被划破。





  “你的那些设想对于我来说,都只是设想。我从不从事人类研究,我只醉心于深海。”方榆的语气仍旧是平调,显不出什么情绪来。





  随着方榆的话音落下,海水从他们的四面八方奔腾翻涌,瞬间淹没了他们。方榆那半边被鳞片覆盖的脖颈一侧,竟是转化出了鳃。在海水里往外泛着泡泡。





  极强的液压与剧烈的窒息感随着海水的倒灌,一起裹挟住了梁惇。明明是幻境,梁惇却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深海下的液压与缺氧的窒息感。要放在心理角度上说,这算是深度催眠了。





  梁惇完全无法呼吸了。仿佛一张口,就会吸入大量的海水。液压快要把他挤扁了。这真是刺激,死亡似乎就在一瞬之间了。





  方榆缓慢伸手,掐住了梁惇的脖颈,他半阖着的深棕色眼眸折射出粼粼的色泽,看不真切,看不出情绪。




  与此同时,幻境外,方榆同样掐住了他的脖颈。





  方榆用力掐住梁惇的脖颈,看着他因为窒息而脸色涨红。方榆半垂着眼眸,那深棕的瞳孔深处折射出粼粼的海域色泽。他凑到梁惇耳边,轻声细语:“我从来不是你的威胁。相反,我会救你。”




  话音落下,方榆松手,又坐回椅子上。




  幻境内





  梁惇疑惑不解,方榆明明掐住了他的脖子,但是却缓解了他溺水般的窒息感,反而能给他呼吸的空隙。甚至于有一秒,他被拉回现实,不过很快又被拉回幻境。





  脖子上的力度越来越重,氧气却越来越多的涌入梁惇的喉咙。一种死亡幻觉,溺水者死前会呼吸到大量空气,冻死者死前会感到温暖环境。意识模糊间,梁惇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地对方榆的亲近感与信赖感。他会救我,即使他掐住我,也只是为了给我提供氧气而已。梁惇如是想着,一种奇怪的温暖的感觉包裹住了他。





  幻境外





  方榆一点点地增加手上的力度,他深棕色的眼眸半阖,看不出神色。他手里梁惇的脸色越来越红,红到极致之后反而又开始往苍白转变。奇怪的是梁惇并没有挣扎,反而相当顺从。





  就在梁惇因窒息而亡的前一秒,方榆松了手。大量的真实的氧气冲入梁惇的脑海,以至于,他昏了过去。





  方榆眨眨眼,抹掉额角的虚汗,差点就以为真是幻境了,只差一点就真的能够抹除梁惇的生命。那鲜活的生命似乎仍带有余温,在他的掌心跳动。脆弱的温顺的鲜活的生命。他半阖的眼眸阖上,手仍旧沉浸在令人发抖的兴奋中。绝对的掌控,一个严谨的科学家最喜欢的,就是绝对的掌控。对实验细节的绝对掌控,对实验体的绝对掌控,对一切的绝对掌控都使他为之兴奋并颤栗不已。





  他再次睁眼,眼眸里一片冷静之色。方榆拿起吃了一半的橘子,将剩下的橘子吃完,然后鱼腥味和鳞片刮喉咙的感觉刺激地他直皱眉。他还是无可避免的被幻境影响到了,无论是神经上的极度兴奋还是眼前的模糊幻境。F35血液带来的幻境并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自己消失,必须要用解药才行。





  他从口袋里掏出喷雾先往自己脸上喷了喷,又往梁惇面上喷了喷。他确认了一下,看来梁惇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了,他肯定不能一直在这儿干看着梁惇。





  方榆想了想,把梁惇单肩扛起来,开门,进入v03实验室,把他丢到实验室里面的休息隔间的床上去了。





  方榆隔着玻璃观察了一下v03的生命体征,准备再做些什么之前,被突然出现的田青黛抓去做身体检查了。





  方榆:我的身体我说了算。我说我健康我就健康。




  田青黛:呵呵。




  …………




  梁惇睁眼,入目是冷白的天花板,他有点缓不过来,大脑陷入短暂的空白。等他缓过来之后,一股饭菜的味道钻入鼻腔。他踉跄着起身,好一会儿才扶着休息室的门走出来。





  方榆正在快乐地摆菜,嘴里哼着不知名的雀跃的小调。他眼角余光瞟到梁惇,:“醒了。过来一起吃吧。”




  梁惇坐在桌边,迟迟地没有动筷。方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不吃?不饿?”





  梁惇看着眼前一言难尽的菜。这菜闻着香,可是……芒果炖鱼块,番茄炸小鱼儿,橘子胡萝卜豆腐汤,芥末红烧鱼,梨块拌鳕鱼,皮蛋拌番茄海带……这是黑暗料理吧!你这样吃真的没问题吗!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每次庄羽留下来吃饭回去必闹肚子了!





  梁惇内心疯狂吐槽,但表面还是平静地夹了一块芒果,塞进嘴里。他麻木地咀嚼着,机械地回复方榆之前的问题:“好吃,味道不错。”





  梁惇实在是没法在方榆那看起来盛满了盈盈光泽的深棕色眼眸的注视下说出拒绝的话来。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之后对方榆的戒备感消失了,反而对他有种莫名地依赖感。




  “好吃就多吃点。”方榆边说边给梁惇夹了满满一碗菜,梁惇都没来得及拦,碗就满了。




  梁惇不得不一边道谢一边哭丧着脸埋头苦吃。他们二人都默契地没有提催眠的事情。方榆观察着梁惇的神色,那种抵触感与戒备感已然从梁惇的身上消失。梁惇不自觉地对他流露出了些许依赖感。




  由于之前窒息感的原因,梁惇对幻境里看到的景象记得不太清,很模糊,也就没有再提。而且潜意识里,梁惇觉得方榆不会害他,即使真有什么,也是方榆为了帮他而已。





  方榆最后的那句话已经深深地埋进了他的潜意识,无可更改了。方榆成功了,而且效果极佳。




  方榆满意地眯起眼,又给梁惇空了一大半的碗夹了满满一碗菜,“多吃点。难得你来一趟。”





  梁惇一边欲哭无泪地道谢,一边埋头苦干。方榆喝了一口汤,满足地眯了眯眼:厨子的手艺又变好了。





  总算是把梁惇的立场掰过来了。后面应该会轻松很多。方榆如是想着,接着就沉迷于干饭了。




  …………




  方榆趴在缸面上,朝下看着。一团橘金色泽在视线里从一个小点迅速地变大着,它的轮廓也从模糊到清晰。“噗呲——”c-21蹿出了水面。





  c-21向方榆张开双臂,是一个求抱抱的姿势。方榆挪了挪,把下巴搁进c-21的肩颈。c-21的耳鳍细微地偏转着,轻轻剐蹭着方榆的侧脸。坚硬的鳞片把方榆白皙的侧脸刮得泛红。





  c-21合拢双臂,圈住了方榆的肩膀。方榆深吸口气,彻底松懈下来。




  方榆阖上眼眸,语调松散地说:“c-21,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名字?”c-21疑惑地重复道。因为方榆和它贴的很近,所以他能够感受到它在说话时声带的震动,这真是很奇妙的感觉。





  方榆感觉到对c-21的松懈和依赖。就像梁惇现在对他的感官一样,不过要更深层次一些。这也是催眠吗?难道c-21对我使用了精神诱导?方榆懒懒地想,丝毫提不起戒备。此时方榆仍没有察觉出这些情绪所意味的不同,这种情绪也和梁惇对他那样不同,这情绪应该称之为,喜欢。可惜,母胎solo的某人并没有get到这个点。





  “就叫,『小橘子』怎么样?”方榆回抱住c-21的肩问。




  起名废方榆:我尽力了。




  当人给予一个事物对自己来说具有某种含义的称谓,说明他已经不把它再当一个平常的普通的事物来看了。在他这里,它独属于他。就像小王子和他的玫瑰一般。




  c-21尝试模仿着勾起唇角,再次重复了方榆的话:“小橘子?小橘子。我喜欢这个名字。”c-21看起来很高兴,尾鳍在水下快活地转着圈。




  它用力一抡尾鳍,双臂不使力,抱着方榆翻上了缸面,方榆被它彻底搂进怀里。方榆几乎是眨眼间就被c-21抱进了怀里。




  c-21高兴地咬上方榆的肩,牙齿卡进研究服里。




  方榆推了推它的脑袋:“别咬坏研究服。”c-21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口,神色也慢慢恹恹下去。




  方榆满是无奈地叹口气,把研究服解开,露出白皙的肩颈,纵容c-21道:“咬吧,咬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c-21一口咬上了方榆圆润的肩头,锋利的牙齿扎破了他的皮肤。殷红的血在溢出来之前就被c-21舔去。伤口在鲛人唾液的刺激下很快愈合了。





  方榆的手揣进口袋,捏住一管鲛人血清,准备等c-21咬完了再为自己注射,免得感染。c-21似乎是察觉了方榆的意图,凑到他耳边低语:“不会有问题的。”




  低温的吹气钻进方榆的耳朵,带起他背上细微的鸡皮疙瘩。c-21的舌尖轻柔地环绕舔舐着他的脖颈,感受下面鲜活的脉动。




  “好香。”c-21似乎是在感叹。接着,它的蹼爪按在方榆脑后,方榆顺着它的力道顺从地抬头,c-21亲了下去。




  方榆轻轻地推了一下c-21,企图让它让开。往常一推就开的c-21却没如他的愿。冰凉的舌尖在他的口腔刮蹭,一种酸涩的橘子味顺着舌尖传递。真的好像在吃橘子。方榆被这酸涩的橘子味弄得直皱眉,想要推开c-21,却被c-21扣得更紧了。





  c-21的尾鳍一点点缠紧他的腿,舌尖几乎探进了他的喉咙,刺激得他的眼眶盈满了生理性眼泪。在方榆窒息之前,c-21放开了他。





  方榆没来得及喘几口气,c-21又把他压向它,亲了过来。反复几次,c-21才略微满足地放开了方榆,他被亲得全身发软,无力。应该是窒息感带来的后遗症。





  方榆深吸几口气,努力缓和着。他慢慢撑住墙壁站起来,向前走了一步,接着便被c-21扯回怀里。





  他的研究服早在这种折腾里被解开了,他的整个胸膛都露在外面。方榆的眼眶残余着红色与晶莹的痕迹,衣服凌乱地敞开,看起来像是被欺负了一般一样。




  c-21喉结滚动,无可避免地被方榆诱惑到了。它的思维挣扎了一瞬,还是压下了交尾的念头,现在还不是时候。方榆,现在还不能完全承接它。






  

评论(1)

热度(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