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二十九






       方榆半盘腿坐在缸面,怀里抱着一个不规则的椭圆体。这个椭圆体是某个实验体的卵。它的外直径,按照规则的球体来算,是9.56厘米。卵的外皮是浅绿色半透明的,上面络印延展着深青色的如网状的类似于人类血管的物质。卵的触感温润滑腻,就像是一块铺满滑腻苔藓的玉石般的触感。





  卵被方榆轻柔的抱在怀里,伴随着一定的节奏轻微地跳动着。卵的外皮折射出淡淡的荧光,看起来易碎实际上外皮具有一定的韧性。这是深海生物卵会具有的一般特性。




  深海里具有强大液压,卵的韧性可以帮助它能安全成长而不被液压碾碎挤爆。而深海,也就是达到一定海水深度之后,是完全的无光环境,所以卵具备荧光,可以自行散光,这是很多深海生物的特性。发光诱导捕猎类似于此,可以推断卵里面孕育的生物也能发光。




  虽然是淡淡荧光,但在无光海域,是很明亮的光源。不过这种光源也对捕食者具有吸引性,很多卵未能孵化便夭折了。这应该算是一种大自然的定向选择,不用为此担心,因为它们的发展一般不会遭到外力干涉。




  由于卵是浅绿色半透明的,所以可以看见模糊地看见内部。卵的内部有三个挤在一起的椭圆体,按照同样的算法,每一个小椭圆体的半径为2.32厘米。小椭圆体是深黄色的,内部还有一个深色的直径为0.82厘米的小圆点。小圆点可以类比于一般动物的心脏。



  这是初生的卵,再过三四天便可以进入生长阶段。方榆手上戴着深白色的特质手套,垂眼仔细看着怀中的卵。卵散发的淡淡的荧光均匀地涂抹在方榆的身上,镀了一层温柔的弧度。




  000靠着缸面旁边用于上下的那扇门旁站着,站姿随意,神态严肃,密切关注着方榆的动向。他的手向下扣在腰侧,按着一把粒子刀柄,以便应对突发状况。




  002在下面的操作台记录数据和进行一些测算。罕见地,助手小王并没有跟在方榆身边。这个实验室也没有其他人了,就只有方榆,000,002三人。




  至于原因,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是不能完全交付到其他人手上的。方榆不用尝试也知道,当他的研究员们理解不了的时候,就算是画大饼也不能笼络住他们的心。这个实验体的实验进行方式过于残忍,其中的数据也十分珍重,为了防止横生枝节,方榆并没有假手于人。




  方榆对于六人小队很是信任,尤其是000和002,他们在研究方面有相当不错的能力。至于方榆为什么这么信任他们不会背叛,难道仅凭所谓的情绪联结吗?当然不,虽然他们六人确实会因此一直追寻方榆,毫无保留地信任,在方榆和他们处于同一阵营时。方榆是这么认为的。




  当这个限定条件消失,一切充满未知。方榆知道他们的命门,同时也让他们窥见一点自己的后手。双重限定。方榆一如既往地喜欢完全掌控。他可对所谓的情感联结缺乏信任。尤其是在军方实验室对他所做那些事情之后。有些事情即使过去,也无法抹消痕迹,剜心剖骨也剔不掉。不提了,那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除了方榆手上的卵,缸底也堆了十三个。卵挨挤着凑在一起,好像在窃窃私语。窃窃私语些什么呢?不知道。方榆轻柔地抚摸着卵,单手环住卵,另一手拿起一个特制的紫光灯,对着卵仔细地察看。




  卵的脉络在紫光下显得纤毫毕现,就连每一次脉动的细微颤抖所带来的影响都能看清。方榆看了约莫一刻钟,放下紫光灯。接着他戴上特殊的护目镜,这种护目镜可以在放大各个细节的同时记录数据。




  方榆单手敲了两下缸面。000听闻后,一个翻身迅捷地跳到方榆身旁,蹲下。蹲姿标准,看得出每一块肌肉都在紧绷着。



  方榆没看他一眼,只说了两个字:“剪刀。”



  000闻言,站起,手掌贴上缸面墙壁,“滋呲——”触屏被激活,蓝色光晕亮起。他熟练地点了几下,“滋呲——”一个长方形抽屉划了出来,抽屉里充盈着一定浓度的氮气。000戴上手套,拿出剪子,取下剪套,递给方榆。




  剪刀刀长有十二厘米,十分锋利。而且与一般剪刀不同的是,它是双面刃,所以捏住它蝴蝶状的柄,由为重要。方榆拿过剪刀,轻轻一划,具有韧性的卵,破开了一道口子。



  卵里面浅绿色的细胞溶胶将要溢出来,卵仍有规则地脉动着。剪刀上沾了些许浅黄色,应该是深青色血管中的血液。方榆掬一捧浅绿色细胞溶胶在手中,浅绿色在他手中晃荡,仿若一块莹润细腻的翡翠。000把特质的容器递到方榆手边,等他把液体装进去。




  方榆剪下一块卵具有韧性的外皮,又把卵上面的口子划大了一点。000在旁边协助他把外皮装起来。方榆把手往里面压去,浅绿色的细胞溶胶在压力下颜色逐渐变深,深绿色的细胞溶胶遮盖住了那三个深黄色的小椭圆体。深绿色的细胞溶胶阻力很大,好像变成了非牛顿流体一般。




  方榆把卵放回水里,水涌了进去,深绿色的细胞溶胶颜色又褪成浅绿色。



  方榆想了想,将剪刀递回去,又说:“刀。”



  000从长方形抽屉里抽出一把特制的刀递给方榆。刀身长五厘米,单刃,有柄。方榆把刀扎入,用力推动,小心翼翼地把三个椭圆体挖了出来。就在方榆挖出最后一个椭圆体的同时,卵破了,所有的溶液流回了缸里。




  方榆拿起一个深黄色的椭圆体,这应该是卵里面孕育的生物。当三个生物都成熟之后,它们会在卵里厮杀,最后只有一个能破卵而出。他找准椭圆体里面的那个小黑点,一刀戳进去。椭圆体在他手上停止了脉动,接着它便化成了水,流回了缸里。




  方榆将剩下两个卵存放起来,准备带去给宁振淮试试,看看能不能缓解……带来的影响。宁振淮总算有点别的用处了,这挺符合研究所绿色节能理念的。




  方榆洗干净手,消了毒,准备看会儿数据就去找小王跟进其他的课题。小王这孩子挺懂事的,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分寸感很精准。这正是方榆一直把他带着的原因之一。




  002正在操作台前计算和跟进刚刚方榆传导过来的数据。方榆瞟了眼,走到电脑屏幕前坐下。电脑上其中之一的数据是一串按秒变换组合序列的DNA。每秒DNA的不同组合,所诞生的特性也不同,这也正是这种卵的魅力所在。充满神秘的未知,背后掩藏着大自然那无形的推手。




  那是方榆极力窥得的冰山一角的碎沫,极为细端的一点。但这足以证明方榆内心的某些不便言说的想法,更促使他向前,不顾一切地靠近,就像扑火飞蛾,咬饵上钩的鱼般。




  大自然向他投放了只能遮住钩尖的饵,他义无反顾地靠近,拼了命也要咬上去。总有人会为了真理奋不顾身不是吗?



  “嗡——”方榆掏出手机,手机上粘着一个粉红豹豹的钥匙扣,想也知道是谁送的。钥匙扣随着手机被掏出,坠在下面晃来晃去。




  “方教授,我是林忆柳,快来救救我。F35暴动了。”甜腻的满是恐慌的女声响起在耳侧。方榆皱眉,她怎么弄到我号码的?



  电话那头半响都没有听到方榆的回复,又传来林忆柳焦急却又甜腻的声音:“方教授,快点来救救我们!实验室门锁死了,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方榆回到:“好,我马上到。”方榆挂断电话,对上了000满是玩味的眼神。



  “是‘夏娃’的电话吗?”000吹了个口哨,轻佻地说。




  似乎是怕方榆不明白他的意思,000接着补充解释道:“祂用亚当的第七根肋骨创造了夏娃。接着他们繁衍出了后代,扩散了人类。您也可以选择合适的母体来孕育,说不定会是一个杂糅了基因优点的女性。”




  创造000他们六人的基因是方榆在被注入试剂之后从自身提取的,他是为了研制出针对那支试剂的解药。之所以只创造了男性,是因为男性基因可以杂糅注射更多东西,而且他们不具备繁衍的卵巢,这样可以控制不让他们自己产生后代,而来让人类批量生产他们。实际上这一批本来是要投入军方战场的新型人形武器,但因为某些原因中断了。




  而且这种类型的女性,难以成年,往往幼态就会夭折,并且幼态也极难成功生产出来。000他们一直希望方榆能够完全地转化为和他们一样的新人类,并且让他来带领他们走向新纪元。而和人类繁衍,说不定可以孕育出新的变种。




  方榆看了眼000,读出了未尽的意思。他没什么想法。不过,要说夏娃的话,还是c-21更像一点。方榆在那时候滴进去的不仅仅是血,他还抽了自己的骨髓,从中提取了一些……方榆摘取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创造或者说是唤醒了c-21。这么一说,方榆若是亚当,那么c-21便是所对应的夏娃了。




  不过比起这个,方榆更像是祭品,为鲛人献上一切乃至于生命的祭品。那种炽烈的决心,透过血液,穿进基因,唤醒了c-21。唤醒了那藏在组合平常普通的密码子后面的那串沉寂序列,致使它翻转序列,重组于方榆面前。




  方榆算了下时间,说:“我去F35那边控制情况,你们留在这里跟进度。”




  002应了声,仍旧专注于操作台。




  “我和你一起去。这里002一个人就够了。”000的话语刚落,人就已经站在门边了。



  “滋呲——”实验室的门在二人身后合上。000把口袋里一直揣着的深紫色的试剂递给了方榆。




  000此时的神情是凝重而严肃的,他很少有这种时候,从表面看来。他严肃而凝重地说:“这是您要的四倍浓度抑制剂。我还在尝试六倍浓度和八倍浓度。有一点我要提醒您,这样下去,您的身体会衰败得更快。”




  方榆接过试剂没说话。这是抑制他全身细胞向000他们那种新人类细胞转化的试剂。主要原料就是方榆和000的血液。他不想变得和000一样,所以一直在使用抑制剂,抑制细胞活性。




  “您向来对人类不抱好感,何必再坚持人类的身份?”000脸上的神情散去,露出后面没什么情绪的脸。




  方榆把试剂收起来,说:“身份转换之后,思维方式,思维角度会变化,计划就会出现些许偏差。这是实验所不能容许的。”




  000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不懂这些,于是他另起了一个话头:“我希望您能知道,我们一直在等您选择我们。而您,只能选择我们。”话落,000咧开嘴,呲出一口大白牙,笑了,于此同时一股凝重得宛如实质的杀意直逼方榆面门。




  方榆看出了000笑容背后的森然杀意,不为所动,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方榆警告地看了000一眼,这种严肃意味的警告压散了杀意。



  000后退一步,调整了一下姿势,刚才的杀意也全然消失不见。方榆没有停下等他,他赶快追上去,抬手想搭方榆的肩膀,又转而插进自己兜里。



  “我们还是快点去F35那里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000的声音难掩兴奋,仿若刚刚才释放过杀意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般。



  F35实验室里面有七人,林忆柳和王诩是其中之二。其余的十个人,被田青黛抢了四个,又被萧岱抓了六个走了。因为一个实验室所容纳的人数是有限的,而研究所秉承绿色节能理念,所以调过来的人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而且L组常年缺人手,萧岱的训练手段大家是有目共睹,萧魔鬼的名头在整个研究所可是响当当的。田青黛训练人的手段也不赖,小姑娘看起来甜甜的,手段却是雷厉风行。他们完全具备把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化为己用的能力,更何况,方榆把那些具有不确定因素的人扣在了自己手上。




评论(2)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