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今天有高兴的事。

    



       控制住一只宁恩后,方榆没有停,朝着另外四个宁恩的方向游去。一只宁恩正对着方榆冲来,他侧身避开的同时从腰间抽出束带,将束带的一头扎进它的皮肤。接着迅速骑到宁恩上方将束带定入,单手抽出另一条束带,用力向下一抡。束带划出一条凌厉的弧度,末端死死咬住它的腹部。




       方榆被束带上反导回来的力道震得手发麻,几乎要握不住束带。方榆赶在自己握不住束带之前,将束带扎入了宁恩的背脊。宁恩剧烈地摆动了几下,方榆反应不及,被颠落下去。他向下坠落的瞬间,甩出一根束带,绑住了宁恩的尾部,猛力一拉,又稳稳地落回宁恩的背部。宁恩渐渐地不动了,方榆从上翻下来,它的鰾充气,浮了上去。





  方榆一连解决了四个宁恩,身体已经有些疲惫了。那个编号为D13的宁恩注意到了这个抓捕它同类的伙伴。方榆听见身后传来水波扩散的声音,转身时,D13的大口距离他的脸只有寸许。方榆猛地一脚蹬在它的牙上,借力往后游的同时抽出一条束带,打算把它的口上下封住。潜水服被它的牙划破,氧气迅速地流失。





  方榆深吸口气,迎上D13的大口。他迅速地将束带扎入它的上颚,抓住束带往下游。就在他将要把束带扎入D13下颚时,他看见那上面有鲛人的蹼爪留下的一条长长的划痕,横亘它的整个下颚。方榆怔了一瞬,就在这瞬息之间,那D13调整好了方向,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





  方榆闷哼一声,剧烈的疼痛须臾侵蚀了他的神智。D13左右摆头,想要把方榆肩上的肉咬掉。深蓝的海面下,炸开一抹艳红的血花。那艳红色如同轻飘的灯塔水母般,一点一点漂浮到海面。湛蓝色的水面很快被艳红充斥,最终搅和成浅淡的浮红。




  小王站在甲板上焦急地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他潜水服上的束带彻底缠成了死结。他一边期望清理小队快点赶到,一边在心里祈祷方榆没事。当小王看见水面扩散的红色时,心跳都停止了。宁恩的血液是绿色,那这红色的是……教授!





  小王也顾不上什么了,单手撑住甲板就要往里跳。一只手从后按住他的肩膀,止住了他的动作。小王听见一个声音说:“让我来。”





  清理小队终于到了。小王刚想松口气,发现来的只有002一个人。002下蹲,单手撑住甲板就要跳下水面。一只湿漉漉的手从水里冒出,按在002的手背上。002抓住那只手使力,手的主人一个借力,翻上了甲板。他的身后,最后那只宁恩缓缓浮起。





  方榆几乎是一上甲板就往下倒去。潜水服上大片涂抹着他的血迹。其中肩膀部位的潜水服被咬开,露出里面被咬的狰狞外翻的肉,肉下面隐隐约约能看见肩胛骨。那牙,硬是在他的肩胛骨上留下了齿痕。也不知道会不会骨裂。





  002用粒子刀隔开方榆的潜水服,迅速把他的上衣脱了下来。002查看方榆的伤口说:“出血太多,不能用常规的方法处理。那样你会失血过多而亡。”




  方榆一边咳出水,一边说:“不。我不会用那,咳,咳咳,唔!”




  002并没有给方榆商量的余地,直接从身后拿出一管白色的液体,单手掐出方榆的两颊,迫使他张口,然后迅速地把液体灌了进去。



  方榆猛地推开他,拿起一边的粒子刀就向自己的手腕划去。002眼疾手快地把方榆的手往上提了提,否则那样一到下去,他的手会被隔断。方榆的手腕被划开,涌出大量的白色液体,同时,他身上的伤口迅速地愈合,眨眼间就长好了,只留一道白色的新肉长合痕迹。肉迅速生长带来极致的痛楚,冷汗一下子浸满了他的后背,他死死咬住下唇,不发出一丝声音。方榆手腕处涌出的白色液体慢慢地转变成红色,他这才松了口气。002给他喝的是研究所内部专门为清理小队配备的治疗液。是大量变异白细胞和多功能干细胞混合而成的一种能促进人体细胞组织再次增殖分化的试剂。它可以使人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是研究所特供的,不外传,不外用。简而言之,这种试剂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即使尸身腐坏,用它也能催生出新的躯体。是丧尸产生的另一分支,那些人所期待的长生。如果说丧尸是歧途,那么这试剂就是正途。不过目前还在实验阶段,技术尚未成熟。





  002确认方榆体内的异变白细胞都通过大出血排出去后,给方榆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小王看着方榆裸露在外的上半身,倒抽口凉气,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方榆的整个上半身布满各种各样的怪物留下的齿痕或爪痕,还有一些鞭痕刀印,没有几块儿好肉,一看就是常年和怪物作斗争的结果。小王觉得教授为了实验好努力,好拼命,自己作为课题组的一员也要向教授看齐!小王,加油!日后国际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怪物狙击者就这么快乐地诞生了。





  方榆一时无力站起,002让他斜靠在自己的肩上。小王被打发进船舷跟进数据去了。002喉头滚动半天,才说:“方教授,是不是该给研究所配置医疗小队了?”





  方榆半阖着眼,有些敷衍地说:“难道你们不是吗?”





  清理小队别名万能小队,负责一应繁琐的事宜,像协助处理实验体,清理房间,清理实验体,清理生活用品,充当医疗小队等等。方榆认为研究所大家都是身体倍儿好,可以徒生捆怪的,一年365天里有366天都能精神勃发地上班的具有青春活力的人。根本不需要专门的医疗小队,也不需要心理咨询师之类的。每次研究所的身体检测都是庄羽寄橘子的时候顺便拨过来的一组医疗人员。收橘子的时候,顺便给研究所的大家做了身体检测。而且每次大家的身体数值都很健康呢!


  方榆又咳了几声,002赶忙扶住他。002从外套内侧抽出一支针管,说:“这是宁恩的血清。”




  说完,仍旧不等方榆反应,便从他的静脉一口气打了进去。方榆的手被这一针打得发麻,他抽口气,说:“下次,别这么快,流速太快了,痛。”


  002紧张压抑的声音在方榆耳边响起:“你应该注意身体,别再这样勉强自己了……父亲……”他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喊出了那个称呼。


  几乎是话音刚落,方榆拿着粒子刀稳稳地架在002颈侧。他的厌恶将要从话语中满出来:“你都知道了。知道了那个恶心的计划。”说完,他丢开粒子刀,话锋一转,“要不是那个计划,你们也不会遭受这种折磨。我很抱歉,都怪我。”


  002立刻说:“不怪你。相反,我们非常感谢您,感谢您,救了我们!您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们醒着。因为我们感受到了温度,您带有温度的目光使我们极力地睁开了眼睛。”


  方榆侧头看002。002的神色很坚定,眼眸直直地望着前方,里面像是要涌现出一抹明亮的光来。感受到方榆的目光,002回望着他。那是怎样一种目光呢?类似于溺水者死死抓住手中枯木的感觉,那即将溺亡的人坚定执着地相信枯木可以让自己活下去。方榆偏过头,不想承受这样的目光,太过明亮而充满希望,却显得无比的沉重。他不是救赎,他是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前进着。


  六年前


  “我是绝不会参与这个计划的!你们休想我开展这种计划!我对人体改造不感兴趣!”方榆冷厉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审讯室。他被锁在审讯台上,墙壁四周是各种刑具。


  军方为了让方榆妥协,不惜用刑,甚至用他家人的命来威胁他。即便如此,方榆仍不想参与进去。方榆抬眼看着面前的人,眼眸里的冷厉几乎要凝成实质。


  最后,那人往方榆身体里打了一针试剂。那人贴在方榆耳边,说:“这是研究中失败的试剂,你做不出解药就会变成你最厌恶的样子。而且配合完我们的实验,你还是能回你的海边做实验,你的小研究所也会得到一大笔注资。很划算的买卖,不是吗?”满满的恶意从话语里溢出,就像是一只舌尖淌着毒液的毒蛇在贴着他耳朵说话。毛骨悚然的寒意爬上了方榆的背脊。


  那人退开了,说:“现在,你的答案呢?”方榆没有如他所料那样暴怒,只是沉默着点了头。


  方榆还是妥协了。他开展了关于人体改造的研究课题组。他被迫每天和自己最讨厌的陆生生物的研究资料待在一起。为了能更快地交出成果脱身,他几乎不睡觉。军方很满意方榆的态度,他们巴不得他早日研究出来。


  当庄羽从那人手上夺取实验室的控制权,找到方榆的时候,他已经晕倒在了操作台,手上扎着针管,旁边挂着吊瓶,吊瓶里正在往下输着葡萄糖溶液。方榆在用葡萄糖吊着命。


  然后……然后庄羽把实验室的人全杀了。既然他们那么冷漠,对方榆的一切遭遇不闻不问,视而不见,那么他们为之献上生命也没关系吧。庄羽冷漠地提着粒子刀,刀上正不断向下滴着血,血珠串联着,一丝勾连着一丝,落进地面,汇聚成大大小小的坑洼。已经用完能量的两支粒子枪别在庄羽的腰侧。大片大片的鲜红肆意涂抹着墙面,红白不断交叠着,展现出一种极端的美感。立于其中的庄羽,在这映衬之下,更凸显了他身上的那种无端的冷漠。


  确认没有活口之后,庄羽抬脚走进了休息室。方榆已经醒了,坐在床上正准备下来。庄羽抿紧嘴唇,下颚绷紧,看起来有些不悦。


  方榆抬头就看见庄羽逆光站在门口。神色冷漠,眉眼间沾染着阴郁,周身萦绕着一股带有血腥味的煞气。方榆丝毫没有被庄羽这幅样子吓到,甚至还有闲心开了个玩笑:“哇哦,王子屠龙来救公主了吗?”他们把他逼到绝境,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庄羽神色未变,只是问:“现在,走?”


  方榆扶着挂了吊瓶的支架站起来,推着它往前蹒跚地走了几步。庄羽上前稳稳地扶住他。方榆边走边说:“我想去看看那六个实验品。”


  方榆趴在玻璃上,看着泡在营养液里面的六个人。他用食指勾勒了一遍他们的轮廓。橘色的营养液包裹着六个沉浮其中的人体。六个人体都被大大小小的浅黄色束带包裹着,躯体上随处可见剥落的细胞组织。甚至有一个实验体的胸腔被切开,心脏左瓣膜被导入了一根透明的管子。方榆看不清神色地说:“实验品是无辜的。因为我,他们诞生。我不希望他们这样轻易的死去。这是我的心血,我要把他们都带回研究所。”


  方榆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说这句话时,面前的实验体们眼睛睁开了一条细小的缝,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又闭合了。他们听见了他说的话,接着又陷入了沉睡。就是那样一段话,使他们挣扎着从黑暗中爬出,努力走到他身前。

  方榆绕进操作台把玻璃缸里的营养液抽空,又操作仪器把六个实验体拎出来,平放在地面上。实验体离开营养液和仪器后身体迅速地愈合,很快变成正常人的样子。那营养液是为了抑制他们细胞增殖分裂,为方便实验所做的。方榆又丢了六件研究服外套盖住他们。


  庄羽单手一直虚环着方榆腰侧,防止他突然摔跤。庄羽说:“我一会儿派人来把这些运去研究所。”


  方榆和庄羽向主控制室走去。方榆边走边说说:“今天实验室里的实验体发生暴动,研究员被全体感染。庄少校收到求救信号,赶到时来不及救所有人,只能救下计划的核心,方教授和其他六个在附近的研究员。接着庄少校为大局考虑,不得不启动了实验室的自毁系统。所有的实验资料和研究成果全部被销毁。根据方教授分析,该实验,不具有成功性,失败给他造成了心理创伤,将再无实施此种实验的能力和心态。为此,方教授只能选择重回研究所,继续开展深海研究。那六个研究员也跟随方教授去了研究所,成为了研究所第一批清理小队。”


  庄羽的人来得很快,在他们搬出六个实验体之后,庄羽启动了实验室的自毁系统。就连庄羽的手下都以为自己搬运的是不甚被变异物袭击了的研究员。一切归档,尘埃落定,成为了一次失败的实验,极少人知道,他成功了。


  时间转回现在


  方榆想不明白,到底是多深切的黑暗,才会在他无意的一席话后,就把他当成了一束能够穿破黑暗的光。难道也是恋母情结?


  清理A小队六人到齐。002直接将针管扎入自己手臂,抽出来的血液竟然是白色的。他将白色的液体直接注入了刚才空掉的试剂中。他的血液就是这种治疗液的原料,效果比治疗液强十几倍,但是普通人体受不了,只能稀释后使用。


  002恳切地望着方榆,说:“方教授,可以让我取一些您的血液吗?我想要拥有正常人纯净的血液。”


  方榆没有说话,只是把手腕递到002面前,眼眸阖上。002抽了一管装起来。000也挤过来,想趁方榆没睁眼,抽一管。000伸过去的手被压下,他一抬头,撞入了方榆泛着冷意的深棕色的眸子,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讪讪地收回手。




  “003,004,005,006,把宁恩挪去观察间。002和000跟我去趟监控中心。我要调这边的海下监控。”方榆松散掩盖着冷意的声音响起。




  “是。”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