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十一





        方榆眯眼,将双手垫在脑后,懒洋洋地说:“这次找我又是什么事?你不会无缘无故来的?你应该不会有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找友人叙旧的闲心。”




  “这次国际科研大会,我陪你去。”庄羽冷淡的声音响起。即使在这炎热的场景下,仍旧硬生生地降低了人周身的温度。其实是因为田青黛和他说,方榆快猝死了,担心方榆才特意赶过来的。加上昨天方榆看起来确实很疲惫,希望方榆能注意身体,注意休息。话到嘴边,却变了。变成硬邦邦,冷淡的话语,甚至根本没说出关心方榆的话来。




  方榆听出了庄羽话里的不容置喙。他不以为意地挑眉,说:“军方不是早就定好了随行人员。”方榆说完,捞起一边的橘汁,喝了一大口。猝不及防被酸到,手一抖,半杯全浇在了纯白的研究服上。




  庄羽从制服口袋里抽出一张纯白的手帕,递给他。方榆自然而然地接过,随口道了声谢,擦了起来。所幸研究服是防水面料,所以也没打湿。




  庄羽喉头滚动,最后从喉中挤出几句:“我陪你,更安全。那次的事,不会发生。”说完,庄羽松了口气,总算说出来关心方榆的话。他紧绷冷厉的面色缓和了不少。




  方榆从庄羽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他剧烈的勉强之意,抬头又看见庄羽素来冷厉的面孔上出现一丝细微的纠结为难。哇哦,要知道这冰块能露出一丝情绪,就说明是很强烈的情绪了。




  方榆憋嘴,忍不住说:“虽然是担心我这个固有资源被军方抢走,但也不至于这么勉强吧!”因为那件事的影响,这些年方榆和军方一直是貌合神离的。





  庄羽略微皱眉,想要否认,一时又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来。方榆挑眉,总觉得庄羽这冰块要化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对他来说。无论庄羽是因为任何缘由钝化了轮廓,开始消融了表面的冰棱,他都要尝试把庄羽给推回去。毫无情绪的合作伙伴是坚不可摧的,一旦因为什么软化了情绪,就会出现软肋,软肋被人敲断是很痛的,会一蹶不振。而且一旦软化,那些伺机在暗处闻到一丝气息的东西就会扑上来,撕扯纠缠他的脚步。




  方榆把沾湿的浅橙色手帕,随意地一叠,准备塞进自己口袋。瞟了眼庄羽,揶揄的心思冒气。方榆站起,有点重心不稳地晃了晃,他干脆单手撑住庄羽的肩膀,低头将手帕塞进了庄羽的口袋。方榆凑得极近,细碎的额发飘散在庄羽眼前,在他低头的时候,轻擦过庄羽的脸颊,痒痒的。庄羽屏住呼吸,脊背绷紧,等方榆再坐回沙滩椅上,才意识到他把手帕又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庄羽看起来还是那幅样子,半分没变。方榆无趣地啧了一声,又摊回沙滩椅上。




  “噗叽,噗叽”c-21蹼爪前使力,尾鳍和腰身弯起一个弧度,做了一个后空翻。尾鳍落地时,使力,又做一个后空翻。它就这样蹼爪和尾鳍交替着,像一个橘金色渐变的空心圆一样一弹一弹地,跳到了方榆面前。c-21趴在沙滩椅一侧,蹼爪支撑上半身,头伸到方榆手边,嘴里叼着一个目测约有四十厘米长的(带蟹钳摊开算)蓝色变异螃蟹。





  方榆的注意力立刻被c-21吸引了过去。他揉揉c-21深金色的发顶,感受到了发丝间沾染的沙砾带来的粗糙质感。虽然刚刚c-21在弹跳中抖掉了很多沙砾,但还是无可避免地沾了一身,就连橘金色的尾鳍都变得白色和橘色混杂。方榆真想给c-21使劲洗干净。





  c-21的耳鳍向下偏转,这次没有发出水波震动声,反而是声带震动了。它滚动喉结,叼着螃蟹,含糊不清地念:“玉(鱼)!”四声调,小孩最开始学发音的时候,最喜欢的音调。方榆揉了几下之后,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手移开,温柔地笑着说:“c-21,很棒哦!鱼我收下了,自己再去玩吧!”庄羽看着神色温柔地能滴出水来的方榆一怔,还是第一次看见他那么人性化的一面。因为是对实验体吗……




  c-21的尾鳍抡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尾鳍的末端直直地对着庄羽的喉咙。庄羽的手已然按在腰侧的粒子枪上。方榆的脸色丝毫未变,就像是没有注意到眼前剑拔弩张的一幕,伸手又揉了揉c-21的头。方榆又捏了捏c-21的耳鳍,c-21的耳鳍不自然地向下偏转,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声。c-21慢吞吞地放下了尾鳍,像蛇一样贴着沙面游到海边去了。庄羽的手直到c-21停在海边时,才挪开。




  方榆摸索着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快捷键:“喂,是c-20实验室吗?你们实验田里喂养的饵料逃跑了一只,被我抓到了。我开了位置共享,快过来认领吧!”




  “好的教授!我马上就来!”




  c-20到c-40都是鲛人课题组,每个组对鲛人喂养的饵料都不一样。鲛人课题组都是方榆在负责,所以对各个组的饵料都很清楚。c-20的饵料是这种变异大螃蟹。这种蓝色的尤为难养,他们养死了一大批才堪堪养了四只,准备等黄色的螃蟹喂完之后就喂蓝色的。要是被c-21给嚯嚯了,他们知道了,肯定会哭死。和那种农学院毕设被路人吃了的心态,是类似的。




  一辆飞驰的摩托急停在路边,车上跳下一个人,直丢了摩托冲过来。可怜的摩托倒在地上,高温的车头馅了一半进沙子里,发出“滋滋”声。




  宁子尧尽自己最大的力度跑到方榆面前,他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喘气,汗浸湿了他的后背。宁子尧深吸口气,抬头说:“方教授好!这次多谢方教授了。这蓝蟹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可以给c-20提供更多的营养,促进它的生长。”




  方教授把蓝蟹递给宁子尧。他像抱着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地把蓝蟹抱进怀里,脸上是一幅喜极而泣的表情。




  c-21橘金的竖瞳聚焦到宁子尧身上,竖瞳里泛出泠泠的光泽。它裂开嘴巴,远远地冲宁子尧露出了尖牙。宁子尧后脊一凉,慢动作一般转头,对上了c-21充满杀意的眼神。宁子尧不禁头皮发麻,不自觉地把蓝蟹抱的更紧了。这动作挑衅到了c-21。眨眼间,c-21就离宁子尧只有几步的距离了。c-21讨厌这个抢走自己送给方榆东西的人。它想要除掉他。c-21上半身贴近沙面,尾鳍高高竖起回折,尾刃绷出一个镰刀的弧度。突然,c-21像是感受到什么一般,耳鳍细微的偏转了一下又复原,它转头看向了方榆,收到了他警告性的一瞥。




  c-21盯着宁子尧,尾鳍回收,下弯半个弧度,虽然杀不了,但还是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于是,便出现了富有戏剧性的一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方教授救命啊!它为什么一直追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别用尾巴划了,研究服要变成烂布了!呜呜呜呜呜蓝蟹真的不能给你呜呜呜呜呜放过我啊啊啊啊啊!”宁子尧一边崩溃地大声哭喊,一边被c-21追的到处跑。




  方榆把这简称为,遛鱼。感谢宁子尧为溜鱼事业做出的贡献,为人类提供了跨时代的一步。这是他的一大步,人类的一小步。




  庄羽沉默地看着满场跑满场嚎的宁子尧。因为宁子尧想寻求方榆的庇护,所以会下意识地朝方榆这边跑。c-21却有意地在宁子尧快靠近方榆的时候,加快速度,用尾鳍攻击他,让他离方榆远点。一时不知道是人遛鱼还是鱼遛人。



  方榆装作一本正经,义正言辞地对庄羽说:“你要相信我,平时研究所的大家都是很正常的。宁子尧这样的只是个例。”




  庄羽没有情绪的淡淡的应了声,也不知道信没信。这个小插曲很快被揭过了。方榆松散地盘起腿,背靠着沙滩椅的靠背。方榆眯起眼,开始探寻庄羽融化的节点。他转头问庄羽:“没想到你也会有能够托付生死的伙伴,在军方。”




  “没有。”方榆的话音未落,便被庄羽的话衔接上了。方榆意味深长的哦了声,语调懒洋洋地提不起劲。方榆指尖轻点手环,把研究服里内循环的温度降到17度。刚刚一直是20度。现在有点热了,调低点,至于变热的原因,可能是某冰块升温了吧。方榆一向贪凉。研究服是恒温服,可以调控温度,温度范围控制在人体适宜温度的上下五度。




  方榆仔细琢磨了一下,问:“军方最近有适婚的女性?”




  庄羽眉梢一皱说:“不行。”方榆眨眨眼,庄羽的意思是,我不能打军方女性的注意,那么……他喜欢的人在里面?




  方榆在心底里暗暗感叹,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看上这种冰块?这冰块儿又是怎么看上那人的?




  庄羽看出方榆误会了,解释道:“我没有这个打算。”方榆仔细观察着庄羽的神情,不放过他细微的动作,才确认了他说的是真的。




  庄羽抿唇又加了句:“你也不能。”一想到方榆以后可能会和某个女人结婚,就很烦躁,心里就会不舒服。



  方榆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厌恶,却被庄羽捕捉到了。“我不会,和,任何,人类结婚。”方榆的音调一改刚才的散漫,变得冷沉起来。庄羽听了他的回答,怔了一瞬,又缓过来,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冰块些微融化的轮廓又被坚实地冻起来,恢复了原样,甚至比之前更冷了。方榆看了眼,周身萦绕着冷凝气场的庄羽,把研究服的温度调到22度。虽然不知道冰块冻回来的原因,但是能冻回来就好。




  夕阳西下,把海面和天空染成橘红色。橘红被湛蓝包裹,搅和在一起,折射出浅淡的辉斑,星星点点地倒映进蔚蓝的天际。不均匀翻卷着的浪花在蔚蓝的天际倒映成被层层亮色涂抹的绵云。海水一浪高过一浪,涨潮了。c-21兴奋地在夕阳的倒影里扎猛子,橘金的尾鳍被余晖镀成令人目眩的颜色。



  一不留神,c-21就没影了。庄羽立马站起来想去把它抓回来。方榆拦住了他。方榆点击手环,上面浮现一幅小地图,地图中有一个极速移动的红点。方榆指了指红点说:“不急,没超出监测范围。清理小队也在海岸线那边拦着,不会跑的。”




  庄羽看起来仍然不放心。比起方榆的漫不经心,庄羽的紧绷与如坐针毡,倒更像是一个毕生心血,最爱实验品消失在眼前的科学家。方榆安抚地说:“不用担心。在c-21的念头里,我是它的妈妈,它有恋母情结,一定会折返的。”



  庄羽这才放下心来。方榆想到自己和庄羽合作的身份,说:“我是它的妈妈,你应该算它名义上的爸爸。因为研究所的注资有你的功劳,我们也是合作伙伴。”方榆丝毫没有意识到这话的歧义。



  庄羽也不会往那边想,因为方榆显然没有那个意思。



  方榆和庄羽并肩站在及膝深的海水里。细沙柔软地包裹着脚背,海水掺杂的凉意,顺着脚底板爬进身体。




  方榆感到有什么滑腻腻的东西刮过了自己的脚背,他猜是c-21的尾鳍。橘金色闪出海面,c-21用尾鳍环住方榆的腰向海面压去。方榆没有挣扎,跌入了c-21冰凉的怀抱里。c-21把下巴搁在方榆的肩窝里,冲庄羽挑衅地眨眼。庄羽无动于衷。实验品在他眼中也仅仅是实验品而已。



  方榆被c-21死死箍在怀里,动弹不得。他拍拍c-21光洁滑腻的脊背,凑到c-21耳鳍边,轻声说:“松开,喘不过气。”



  c-21耳鳍轻微的偏转了一下,接着c-21放开了他,一跃消失在海面。过一会儿又抱着一条巨大的变异鱼出现在方榆面前。这是c-21平时会搭配喂的鱼。c-21左右看了看,把鱼塞进了庄羽怀里。鱼在庄羽怀里活蹦乱跳,庄羽不动声色地勒紧了手臂。



  c-21学着他们的样子,用尾鳍抵住沙子,站起来。比190的庄羽还高了半个头,应该有195了,再加上折在下面的尾鳍,整条鲛人有220(尾鳍40厘米)c-21朝方榆张开双手,就像一个讨抱的孩子。




  方榆勾起唇角,把c-21打横抱起,c-21的尾鳍末端往方榆腿的方向弯起,虚虚地护着。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