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二十三

    




       方榆抱着c-21进了浴室,反正不抱它也会跟进来。说是浴室也不太恰当,只能说是一个略显简陋的洗澡隔间,隔间外面是一张单人床。这是船上的休息室。船上一共配备了六个这样的休息室,以供研究员休息使用。


  方榆把c-21放到墙角,原本逼仄的空间更加逼仄了。方榆毫无心理负担地脱光了衣服,反正c-21只是个实验体,而且它该看已经看过,不该看的也看过了。方榆把温度把手转到最左边,打开,刺骨的凉水从头而下,他被刺激得打了个冷颤。


  c-21把方榆塞进怀里,用蹼爪调试着温度,它低头凑到方榆耳边说:“不行。方榆,你不适合这个温度,你在发抖。”人类很脆弱,需要它呵护,它希望它的伴侣能够更健康一点,以便更好地交尾。鲛人的寿命很长,伴侣却只能有一个。


  方榆被c-21强行按着,搓了个温水澡。方榆:得劲儿。就像是澡堂大爷搓澡一般的清爽愉快感。c-21牌搓澡师傅,手工活,就是好!


  ……


  方榆收敛了松散和散漫,穿着严谨,神态严肃地站在船头。田青黛站在他身旁半步远的位置,神态也是同样的严肃。000持枪站在方榆身后,脸上没什么表情,是惯常的戒备状态。002在驾驶室。c-21在方榆的休息间趴着。


  一艘中小型军舰停在方榆他们三人的面前。从上面下来了四十五位研究员。两个穿着制服的军方人员递给了方榆一份人员名单,以及他们的档案袋。调到研究所,他们的档案袋要归档到研究所。接着,方榆和军方的人简单交涉了几句。然后两方交接就算结束了。


  方榆开来的小型军舰装载这四十五名研究员后,显得更加拥挤了。方榆和田青黛两人本来也没打算把所有人全须全尾地带回去。研究所没有闲钱浪费,秉承绿色节能理念,不养废人。


  四十五名研究员挤在一起,就要开始向方榆做自我介绍。方榆摆手表示不用了。他正欲说点什么。002猛地从驾驶室冲了出来,他神色焦急地说:“方教授,不好了!控制室的程序出了故障,F35的束带松了一半!”随着话音落下,甲板发出一阵剧烈震动,是F35的触手在拍打船的底部。


  000抱着枪,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这可怎么办?”


  “看来,必须要下水去把束带再次绑上了。”田青黛严肃地说。说完,她就看向方榆,等待他的指示。


  众人的视线集中到方榆身上。方榆眼神一扫,发现这些研究员的神态大多都是惊惧害怕慌张和不知所措,只有极少几个人还算冷静。他眯了眯眼,语调严肃冷静地说道:“还请即将要加入F35实验室的诸位帮帮忙。这也是提前认识到F35的习性与特征的好机会。”


  研究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内心都是忐忑不安与害怕的。他们总觉得这事就像巧合一般,可是实验室老是出故障才是常态。他们待在军方的时候也常常经历故障,不过有些人也清楚,那些故障都是人为的。有些时候,有些人为了争权夺利,什么都做得出来。军方的实验室向来都是乌烟瘴气的。可是研究不能和正权掺杂在一起。方榆的研究所对大部分研究员来说,可是乌托邦一般的存在。


  “砰噔——”甲板发出被撞击的声音,方榆趔趄几下,顺势靠在门上,刻画出了一个符合来的研究员们心中一个常年泡实验室的教授的完美形象。方榆咳了几声,他扶住墙壁,看起来十分虚弱,他说:“还请大家现在就动身,我去控制室看看能不能把系统修复好。”


  研究员们不情不愿地跳进海下。在所有研究员跳进去之后,橘金的色泽闪过,方榆被c-21用尾鳍扣进了怀里。它的蹼爪按着他的腹部,关切地问:“你咳嗽了,怎么了?”它知道他不想让他们看见它,所以一直乖乖待在休息室里。可是方榆咳嗽了,它想确认他的身体状况。


  方榆被c-21按得又咳了几声,这次是真咳。他抓住c-21的蹼爪道:“轻点,再按,我真的会出事。”


  c-21只得松开蹼爪,它学着方榆刚刚抱它的样子,把他抱起来,想要把他放到床上去休息。怀里的人类分量很轻,而他研究服底下的身体上也布满不同创口所留下的疤痕,它甚至有一瞬觉得他就会这样在它怀里轻巧地死去,就像一个脆弱的泡泡,一戳就破。


  方榆被c-21打横抱起,就像窝在它怀里一般。方榆挣扎几下,又被c-21按住,动弹不得。他贴到c-21脸侧,几乎是咬着它的耳鳍低语:“我要记录观测数据,你不要跑出来,乖乖在休息室里等我。”


  c-21焉了下来,碍于田青黛在场,只是轻轻蹭了蹭方榆的颈窝。它把方榆放下来,一蹦一蹦地朝休息室去了。方榆一直看着c-21消失在视野中,才收回视线。


  ……


  林忆柳是军方抽调过来的研究员中的一员。她身后的林家在军方有不小的势力,本来这次她不用来的,但是家族硬是把她给塞了进来。原因无他,想要她接近方榆,套出长生计划。而且林忆柳本身面容姣好,性格开朗,再加上她有点与人交好的小手段,于是她在军方实验室升迁地特别快。她这次,也是想利用自身的优势来靠近方榆。拉拢了研究所这棵大树,往后林家,可就飞黄腾达了。也不用处处都矮那冷漠无情的庄羽一头。


  因为怀揣着这些小心思,林忆柳特意打扮了一番。准备自我介绍的时候脱颖而出,没想到方榆根本没给他们自我介绍的机会,不过这也怪F35暴动得太突然了。林忆柳只得不情不愿地下了水,早上精心画的妆也被水晕化了。


  可惜的是,研究员们低估了F35的危险性。还以为这次事故是像军方实验室那样小打小闹,不会波及到性命。不过军方实验室和研究所的研究侧重点不同,没有负责深海课题,负责的是人类的话题,大抵是和方怀远手上的课题差不多,不过比方怀远差得不是一星半点。这就撂下不谈。


  当一个研究员被F35巨大的带着尖锐小锯齿的腕足拦腰捆住,并被F35塞进满是尖牙的口腔里咀嚼时,剩下的研究员们才意识到了这次事故的危险性。这不是军方实验室那种勾心斗角的小打小闹一般的栽赃陷害,而是真正的直面死亡的事故。极端的恐惧洗涤着他们的神经,早就待在安逸实验室里麻痹了的神经,此时才绷紧起来。本来刚进实验室时所具备的一切良好素养,全被实验室的勾心斗角与不择手段地争权夺利泡废。他们早已不具备面对这种突发状况的能力,比之小王,竟是半点也比不上。


  林忆柳害怕得浑身颤抖,连在水里游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刚有个和她一起讨论对策的研究员被F35一腕足拦腰抽断,此时那瞪大了眼睛的上半身还在她面前浮着,下半身却被F35卷入嘴里。从刚才开始,F35的咀嚼声就没断过。


  众所周知,腰斩之后,人不会马上就死。就像腰斩李斯,李斯的上半身还能在地上边滚边嚎一样。人的死亡分为两种,一种是脑死亡,一种是心脏死亡。像这种情况下的拦腰抽断,属于大出血后导致的心脏供血不足,属于心脏死亡。有理可证,这时这个研究员并没有死亡。只剩一个上半身的研究员瞪大了双眼,双手挥动想要抓住林忆柳,嘴里不断重复两个字“救我”。恐惧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林忆柳的心脏,她余光瞥见F35的腕足又甩了过来。她在极端恐惧之下,一脚蹬开了那个研究员的上半身,腕足把那个半身卷走,那半身仍在重复两个字“救我”。气泡不断从下面溢出,浮上海面。


  湛蓝的海面很快便被一团一团的殷红色搅乱。殷红色宛如一只只小水母,从水底上浮,晕散在水面。殷红与湛蓝层层交叠着,通过厚涂上色的方法,描摹出了一幅色彩斑斓的水墨画。血腥味儿不断穿透海面浮上来。海面不断翻滚着,就好像一壶即将煮沸的水一般。零零散散的残肢慢吞吞地附上水面,像一碗汤里面的菜花一样浮起。淡红色的腕足偶尔会冒出水面,把浮上的残肢捞进嘴里。看来是个不会浪费粮食的好孩子,果然是研究所培育的孩子,知道要遵守研究所的绿色节能理念。珍爱每一颗粮食,粒粒皆辛苦。F35真是个好孩子。


  方榆松散地盘腿坐在甲板上,眼睛上架着一幅护目镜。这种护目镜可以让他看见水面下发生的事情,它会追踪视线停留的位置,还可以分析视线范围内各个物体的各项数值。方榆的手上摊着一张A5大小的粒子屏,他正在上面记载这一批研究员的数值。根据目前的数值来看,能使他们发挥最大价值的事情,就是被F35吃掉。


  淡金色的阳光透过棉白轻软的层云,泠然地照射在海面上。给像一幅泼墨画的海面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泽。殷红从画的最底层一点点由深到浅地上色,湛蓝则是从画的最上层一点点由浅到深地上色。深与浅,红与蓝,天空宛如澄澈的镜面般映照着海面的斑斓色泽。大片的殷红肆意地涂抹泼洒在由海面铺就的画卷上,宛如一幅漂亮的泼墨画,彰显出作画人的随意与漫不经心。这奇异的色泽与泼墨画沿着漫反射的回路,烙进了方榆深棕色的眼底,他的眼眸半阖着,看不清神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沸腾的海面趋于平静,就好像这蓝色溶剂对于殷红的溶解度已经饱和,不能再相融,否则会析出晶体般。方榆两指一捏,“滋呲”粒子屏瞬间收缩成一个拇指大小的粒子板。


  时间差不多了。方榆手掌贴上甲板的某一处。“滋呲——”地板向一侧滑去,露出里面摆放整齐的四支粒子枪,不过与一般粒子枪不同的是,装填的弹药是宁恩的血液。


  方榆看也不看,直接抽出一把枪朝身后丢去,他身后的田青黛稳稳地接住枪。


  “差不多了。不能太过分了,否则这一批全折损在路上了。我们得秉承研究所绿色节能理念。”方榆一边说一边将地板关闭。


  田青黛迅速地检查了一遍枪械,确认无误,姿势端正地握在手里。方榆略微感叹了一下她持枪端正的姿势,便又接着说:“我下去为F35上束带,你在水面瞄准它的触手。”


  田青黛比了个“OK”的手势,已经将枪端到了眼前,蹲下,瞄准,蓄势待发。方榆迅速穿好潜水服,“噗通”跳进水里。


  一条腕足朝着方榆抡过来,“嘭——”子弹精准地打入腕足,腕足应声而断,剩余的半截也炸开了。方榆挑眉,还是觉得这枪械杀伤力不错,不过后坐力挺强的。不过,青黛肯定撑得住,她在部队里的成绩可不是开玩笑的。


  其实方榆挺想接着腕足的力道靠近F35的脑袋,然后爆头的。但是田青黛不给那些腕足靠近他的机会,而且腕足会扎破研究服,那些利齿扎进肌肤带出血液,估计近不了身就会因大量出血而亡。还有就是,没拿枪,粒子刀砍不动F35的大脑袋,还有最后一点,这件研究服废了的话,田青黛会念死他。没错,最后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一点,田青黛的死亡念叨。


  正在狼狈逃命的研究员们像看保护神一样地看着方榆。没想到在这种生死关头,方教授居然能够奋不顾身地站出来,只是为了救他们。这在军方实验室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里的人大都会为了一己私欲而对其他人冷漠以待。方榆的举动在他们眼里堪称为不可思议。方榆到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是想保一点劳动力回去工作罢了。现在感动的研究员们丝毫不知,接下来恐怖的007生活,日常955的他们并不知道研究所的上班时间。(955是九点上班五点下班,有双休)


  000摸了摸耳垂上扎着的微型粒子炸弹,蹲在田青黛旁边,垂头看着海面。比人类更优良的视力使他能够轻易捕捉到方榆的身影。他很想把耳垂上扎着的微型粒子炸弹丢下去,这样就能轻松解决一切。方榆否决了他,因为炸了就什么都不剩了,研究员可以折损,但是F35不行!于是,秉承研究所绿色节能理念的000,制止了自己的想法。只能在水面上看着。虽然清理小队有权限加入,可是他们的负责人也就是方榆,并没有提出让他们加入,所以他们不能干涉。


  002倒是稳得住,这种时候还能静下心来在驾驶室。不过方榆要002配合他使用控制系统,在驾驶室盯着也是没办法的事。000如是想到。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