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怀

回来了,就这样

无责任小番外




论实验课迟到了怎么办



    “方怀远这是你们组这周第三次迟到了!你先给我出去!让方榆也别进来了!”伴随着这声怒吼,方怀远从实验室门口灰溜溜地走出来。



       方怀远一抬眼,看见了嘴上叼个包子,手里提着油条豆浆的方榆。方怀远走过去就勾上了方榆的肩,另一只手自然地去提那袋豆浆油条:“你又迟到了,教授不让进了。这是给我带的吗?”



      方榆躲闪了几下,还是被他抢走了袋子。方榆只得无奈的说:“这家店难排得很,所以过来就迟到了一会儿。我不是让你帮我跟教授解释说我拉肚子吗?”




       方怀远把油条塞了一半进嘴里,不紧不慢地边咀嚼边说:“好巧不巧,我比你来的早三分钟。但还是迟到了。”



        方怀远吃完之后就靠墙站着,双手抱臂,眼睛阖上了,他的眼睛下方还有淡青色的眼袋,看起来昨晚熬夜了。



        方榆松散地斜靠在墙上,从书包里翻找出一叠资料。他说:“得想个办法进去,实验课缺了可不好。”



        方怀远睁眼瞥了方榆一眼,说道:“行吧。我还想看看今天的素材呢。晚上的准备你做好了吧,我已经从导师那里借了文献室的钥匙。”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钥匙,在方榆眼前转了转。



         方榆把那叠资料抱在怀里,书包单肩斜挎,往里面走。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